首页 男生 其他 殿主的绝世宠妃

正文 第719章 再一次加深那印象

殿主的绝世宠妃 墨鎏殇 3606 2019-11-08 17:48

  

一秒记住【看书神站 www.kanshushenzhan.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19章再一次加深那印象

  将力量提到极致,硬扛了水忆初一击,借着反弹力追向了滢火的方向,一把揪住了他的羽尾!

  火鸟身形一滞留,苏吟雪手中的卷轴已经催动完成。站在一片白光之中,苏吟雪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仿佛已经预见了胜利。

  水忆初眼睛都红了,哦不,眼睛更红了!这个贱人,每次都是这样,打不过就溜,不要个脸!那传送卷轴是稀有的空间熟悉,在绘制的时候要将空间石磨成细粉为墨,还要辅佐以大量灵力来引导,极难制作也极其稀有。因为空间石是银倾月逸散的空间之力经年累月滋润周围的石头才形成的。

  全天下都没有多少,还大部分都用来建造传送阵了,能拿来制作传送卷轴的寥寥无几,怎么光是见她一人使用就好几回了?光明神殿就这么富有的吗?

  红色土揪着羽尾一把将火鸟扯回,再一次撕裂了他的双翼。同时水忆初也从后方追上,一拳轰在了红色土的后背之上。

  红色土吃痛松了手,人也同时飞出去,可到底还是控制住了身形并没有撞到白光之中的苏吟雪。水忆初的打算再次落空,只能先紧着被扔在地上的折翼的滢火。

  此时滢火已经力竭,再无反抗余地。

  依恋地蹭了蹭水忆初的手指,那骄傲的火鸟抬起了头,仰望着天空,直到最后也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水忆初却清楚地看到一滴火红的泪水,从他的眼眶之中流了出来,像是一个小火球一样砸落在地上。

  就在小火球落地之时,巨大的火鸟声音猛地拔高,长长地嘶鸣了一声冲入空中,化成了光点消失在空中,只留一颗凤凰之心从空中落下。

  红影一闪,凤凰之心就落入了红色土的手中。

  “滢火!”水忆初悲痛的大喊,双眸又被血色完全掩盖。

  那凤凰之心似有感应,听到主人的呼喊,立刻挣脱了红色土的手飞向水忆初。

  水忆初视若珍宝地将它在捧在手心之中,泪水就从她的眼眶之中不断滑落。

  “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都是我对不起你……”

  可已经变回了凤凰之星的滢火,再也无法安慰她了。只是微弱地亮了一下,就失去了灵性,静静的躺在了她的手心里。

  红色土的拳头已经轰了过来,一双铁拳一上一下,上面的对着她的头,下面的对着她的丹田,出手便是全力,丝毫不留情!

  那边白光已经亮到了最红,只见法阵之中所有的咒文只只剩下最后一笔,正亮到最后一点点时,苏吟雪的身体突然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脚下一个踉跄没站稳踏出了白光圈。

  咒文彻底点亮,转瞬消失,传送成功启动,却没能将任何人带走!

  苏吟雪脸上的得意笑容甚至还来不及收回,依旧僵在脸上,看起来十分可笑。

  那边,面对红色土的强猛攻势,水忆初抬起头,一双血红的眸子盯着他,让他从内心油然而生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好像被什么厉鬼盯上了一样,阴冷冰凉的感觉让他十分不适,就连已经出手的攻势也变得有些犹豫不决。

  幸好,已经出手不能再收回,不然他都不能保证自己是不是会在那恐怖的目光之下胆怯地收回他的攻击。

  她已经没有余力了,光是用目光威慑有什么用!以为这样就能骗我吗?休想!红色土想着。

  水忆初却是真的平静,将凤凰之心放回到空间之中,并没有与其他的药材一起放进炼丹室里,而是单独放在了自己平日里休息的卧室之中。

  平静地看着已经来到面前的拳头,这看起来速度极快的拳头此时在她的眼中犹如慢动作播放一般可笑。她只是平静地看着它们的到来,然后平静地伸出手抓住它们,向两个不同的方向画了一个圈。

  红色土的两条胳膊在她手里就像是面条一样柔软,被直接拧成了麻花状绞在了一起。内里的骨骼已经全部碎了,筋脉也都纠缠在了一块。

  “啊!”红色土只觉得攻击到她面前的一瞬间,眼睛突然一花,他看不清她是怎么动作的,就看到她已经站回了原位,而自己的双臂之上传来了剧痛,钻心的那种,让他忍不住一声惨叫。

  接下来的剧情也顺理成章,透骨指再一次重出江湖,在魔性完全不受控的极致状态下,水忆初就像是开了挂一样将红色土一通胖揍。

  拆了他的四肢,抓着他的脸用力往地上一砸,只听他后脑磕在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这一下之后他的挣扎力度就小了许多。

  可事情远没有这么轻松就结束!

  水忆初用凤凰真火包裹着她的拳头,一拳一拳不停地打在他的胸腹部,像是将他当成了一块金属,在反复锤炼。捶完正面捶反面,什么肋骨什么内脏,只要有的,通通打碎!

  那边苏吟雪终于缓过神来,认清了自己在最后时刻被人撞出了传送范围的凄惨事实,她一双眼睛充满了血丝,怨毒得几乎像是冤死的女鬼。

  她扭头去看那个将她撞出来的罪魁祸首,只见他一身孔雀绿的衣袍,一头乌黑的长发直直披散在身后未扎。神情冷峻,不,准确来说更偏向于木然,此时木着一张脸看着她的无辜样子十分让人牙痒,在苏吟雪眼中更是等同于挑衅。

  “是你……将我撞出来的?”苏吟雪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一身深紫长袍的赫连千盏缓缓走来,手里拿着一把黑笛,风骚地撩了撩他暗红色的长发:“抱歉,美丽的姑娘,是本尊命令他撞得你,因为本尊对姑娘的美貌一见倾心,因此想用一个特别的见面方式来加深姑娘对我的印象。不知道对于本尊的精心安排,姑娘你是不是很感动,很想立刻投入本尊的怀抱呢?”

  苏吟雪气得颤抖,一时话都讲不出来。

  倒是顶着纪无双皮的红袖木着脸补刀:“爷,您跟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应该说是再一次加深她对您的印象才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