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两个十年,你是否还要我继续等你

第二百五十七章 博客里是认真的吗?

  

回家路上,梦晚拖着步子,从小区到楼门口的那段距离,平时只有两三分钟就到了,今天却走了很久。

  走到门口的草坪边,下意识的停下,扭头看过去。

  草坪里没有正在摆着扭曲姿势奔奔跳跳的“小叶”,没有叶之章站在一旁笑着叫住梦晚。

  那声“梦晚”突然让她好想念。

  走到房间门口,梦晚习惯的直接拧着门,发现是上锁的,平时都是叶之章提前回来做菜的。

  从包里生疏的掏着钥匙,那串钥匙上还有一个狗狗的小挂件,叶之章给她钥匙的时候她都没注意,顺手就扔进包里了,看都没看。

  现在看,原来他把狗狗带走,却给钥匙上绑了一个同样模样的挂件。

  他知道,梦晚的工作、学习和生活,是一定应付不了去照顾狗狗生活的,他什么都了解,所以带走了“小叶”。

  梦晚换了鞋放下包就走回了卧室,她真的需要躺一下。

  她好像,弄错了生活的意义,她失去的和得到的到底成不成正比,想不通。

  她好像听到了叶之章在叫她,让她起来吃饭,让她吃完饭去刷牙,让她看书记得多喝水,让她别关走廊的灯,害怕她晚上上卫生间摔倒。

  这个安静的房间,梦晚真的有些不适应。

  她以为,叶之章去的地方已经有一个人在等他了,因为他的箱子上从来没挂过什么粉色毛球。

  可此时此刻的叶之章,坐在飞机上,又何尝会开心,他只是觉得心里轻松了一些,好像飞机后的那一切都是一个正在飘远的不真实的梦,可他怎么暗示自己,都停止不了失落。

  看着窗外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的城市,连路上的车都变成了指甲那么大一点。他的梦晚,曾经的梦晚,是在这些点里的哪一块,现在应该快下班了,她有没有按时吃饭,她会不会孤单,她会不会想念那个叶之章,又会不会哭。

  越想越多,他就越想强迫自己不去想,登上这架飞机,为的不就是遗忘,如果是为了更加思念就没必要上来。

  闭上眼睛,靠着椅背,叶之章很快便沉沉的睡了,他是真的太累了。

  自从叶之章走后,梦晚不知道多少次没来由的突然哭了起来,房间里的一切梦晚也开始慢慢的习惯。

  盆栽、摆件的位置,连冰箱里食物的摆放顺序都跟以前一模一样,梦晚讨厌改变,尤其是生活中的那些习惯,即使一个人她也还保持着曾经的原样。

  三月份,考研的成绩很快就出来了,收到短信的那天,大概是梦晚这段时间以来最开始的时光了。

  可是,却没有她想象的那么持久,那种突然的开心也就持续了不到一天时间就很快平静了。

  原来开心和幸福真的是不一样的,感受开心的时间原来真的比感受幸福的时间要短很多,也浅很多。

  梦晚第一个通知的人便是母亲,她考上了国内的名牌大学,自然要让母亲第一个知道,这么多年来,这是梦晚母亲最想看到的结果。

  而第二个人,她想通知叶之章,之前一直是这样打算的,可是拿起电话还是没有打过去,叶之章落地后给梦晚发过一条信息告诉她他平安到达了,梦晚回了句,好的。

  就这样,直到现在都再没有过一次联系,她想,何必呢,通知叶之章的意义是什么呢。

  当初叶之章走的原因也许不全是因为这个,却是因这件事而起的,所以这个结果不论怎么样,对叶之章来说都不会是个悦耳的消息吧。

  于是,梦晚第二个通知的变成了以前的那位江经理,那个鼓励她考这所学校的同事。

  打电话是为了说声感谢,不论这个结果对梦晚的人生是否会带来预期的收获,她都是梦晚人生转折的一个贵人。

  梦晚以为,叶之章也许过几天会打来电话问一下她,以前不管怎么样,在梦晚人生中那些很重要的时刻他都从来没缺过席。

  可是三个多月过去了,上海的夏天也已经很热了,叶之章还是一个电话都没打来。

  梦晚也开始慢慢习惯了没有他的生活,不再会在房间的每个角落都回想起那些细节。

  叶之章虽然换了一个地方生活,可一切却跟他想的不那么一样,他的生活从来不会有问题和担忧,可他却发现,他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继续想念。

  走在街边,看到美术馆的宣传海报,他会想起那个高中去艺考却把准考证忘在教室,要他半夜去家里敲门送准考证的女孩。

  闻到中餐厅里飘出的火锅味道,想起那个无论负伤多重都要吃辣的馋嘴女孩。

  看到向日葵的图案,就会想起那个站在她前面垫着脚尖够着书桌写书法的小女孩。

  看到红枫树,就会想起那片他为一个女孩种下的那片红枫林,现在应该已经漫山遍野很好看了,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带她去看,她还一直以为,那是叶之章跟她开的玩笑,她不知道,那片“夏叶之林”是真的。

  那个粉色毛球他保存了二十年,从来没拿出来用过,那次坐飞机离开上海,在机场,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拿出来用的。

  他已经决定把一切都抛在身后,包括那个珍爱了二十年的女孩,但他却说服不了自己丢掉那个保留了二十年的见证。

  再后来,梦晚进了学校里面,开始了新的学校生活,每隔一段时间她都能收到照片,每一次的照片都能看到生活绚烂的影子,那是梦晚一直想过的生活,那些是梦晚一直想去的地方,叶之章都一个个的走过了。

  这天梦晚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准备即将入学需要用的东西,手机突然收到一张照片,从身后掏出手机打开,是一张小叶在荡秋千的照片。

  “小叶”荡秋千的照片一定是叶之章拍的,尽管里面只有一只狗狗荡秋千的照片,可画面左边那只抓着狗狗衣服的手,分明是叶之章的,她记得那条浅浅的疤痕,那是初中梦晚差点撞到桌角时,叶之章用手挡着留下的消不去的疤痕。

  那张照片梦晚打开关闭了很多次,存在手机里后,有一天又翻出来,对着看了一会,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这么久以来她只收到了这一张照片,后来,她把这张照片设置了屏保。

  她不想弄清楚,把这张照片设置成屏保是为了那只可爱的狗狗笑脸,还是那只带着伤疤的手。

  这天,叶之章看到梦晚的博客里写了,想要在十年以后过隐居山林的生活,他不知道是什么情感驱使,也不想究根问底,只发了条信息,

  “博客里的生活是认真的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