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三国处处开外挂

章节目录 第740章 张颌小胜,夏侯侯兰被围

三国处处开外挂 一本江山 4898 2019-11-07 04:48

  

“放箭!”

  双方的弓弩手在狭窄的火带安全区对射。

  彼此双方不断有人被射中中箭,然后被其它人抬到后方去。

  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互相消耗战。

  比的是心理素质,比得是狠劲与耐力。

  谁挺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

  张颌盯着双方不断锐减的弓弩手,神色一直紧绷着,看着炎势要减小了。

  突然张颌的双眸射出一抹异光,然后叫来一个心腹将领。

  “对!带一队人,到于禁残部的北面给我放火。”

  “是将军!”手下立即带人出营,然后绕到大营的北边,不过要趟过那一片营外的陷进,还是需要花费一些时间与精力的。

  很快于禁的部下便发现了打着火把绕出营到北面的袁军。

  立即将这个情况上报给于禁。

  于禁道:“派一队人去盯着,先在营内隔离出一个防火带,不可让敌放火烧进来。”

  张颌于禁各凭本事互相出招拆招。

  很快双方的弓弩手基本对消完了。

  一人都没有下一道撤换下来的命令,忍着心在滴血的痛快加持到了最后。

  这时张颌笑了。

  他的弓弩手本质来说并不是第二校尉军的珍贵。

  可以说是用劣兵对掉了于禁的优等兵马。

  而且没有了弓弩手,于禁的部队挡不住自己的大戟士推进。

  不过那种会爆炸的油瓶却依然是会让大戟士有些忌惮。

  张颌想了想便吩咐道:“组大阵,先淋水,叠双层,在给我冲!”

  张颌的大戟士都是精心训练的,所谓的菱形梭子阵是可以变的。

  小阵组大阵,大阵变小阵,训练久了是可以互相转换,彼此有默契的。

  只是大阵需要更高的配合能力,还有训练强度。

  这支新组建的大戟士并没有练过几次大阵,默契还欠缺,所以张颌其实是有些不放心的。

  不过眼下情况紧急,早点灭杀一于禁等人,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所以他不得不用了。

  很快由数个小菱形梭子阵组成的大阵仓促之间搭配好,然后在张颌最得力的手下的指挥下开始重新杀入去。

  “预备!”看到大戟士的菱形梭子阵又来了,而且还是一个更大号的,指挥的于禁等人都皱了一下眉头。

  看到距离相当了中,于禁一挥手。

  当即鼓声敲起。

  手持油瓶的东莱军点火扔出,一气呵成,动作连贯。

  预想的爆炸声起,四溅而起带着火星的油渍漫天洒落。

  大号的菱形梭子阵只是微微一滞,阵形歪了歪,但是并没有被炸开,里面的大戟士只有少数人被烫伤,并没有什么大碍。

  “好!果真能行,进攻!进攻!拿下敌营……”

  张颌看到这个情况顿时安心不少,激动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所有袁军也嗷嗷叫的诸位。

  于禁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忙让人继续投砸。

  一批不成那就两批,二批不成三批,总之砸到成能为止。

  当然下完这道命令,他朝北面望了一眼,然后又看了涿县的西门方位。

  “希望来得急,子蓝莫让我失望呀,莫让我第二将军的牺牲白折辜负掉。”

  原本郭嘉不光留下第二校尉军给程昱,还有夏侯兰为主的法卫。

  今夜程昱不光与郭图斗智斗勇,二人都玩了计中计,套中套,还利用了暗子进行迷惑对方。

  程昱不光派出了臧霸去伏击郭图的诱饵。

  郭图放了诱饵,又派张颌来袭东莱军营,程昱则亲自上阵陪着夏侯兰偷袭涿县。

  双方你骗我我骗你,都在算计之中。

  城外攻营的时候,涿县的西门法卫以经悄悄的摸到了门下。

  在后举火摇晃的三圈。

  接着西门悄悄打开,城洞下也有一只火把摇晃了五圈,然后法卫迅速入城。

  私放夏侯兰等军的乃是袁尚的部下苏由。

  原来此人早以有投降之意,郭嘉早派人接触过来。

  眼看现在局势对袁绍越来越不利,冀州根基以失,苏由不在有任何迟疑,遂主动联系了程昱,愿意作为接应纳降的先锋。

  这才打开了西城门。

  “来者可是东莱哪一位将军?”苏由问道。

  夏侯兰催马进城看到城下迎接他的苏由道:“侯爷名下法卫队率夏侯兰。”

  “原来是夏侯将,久仰将军大名,将军快快入城。”

  苏由一听是许定名下金吾卫的法卫统领,当下窃喜激动。

  法卫虽然战斗力不是各军中最强的,但却是最有权的,乃是各军督军之用,是掌管军队刑罚纪律还有思想教育,以及通传情报用的。

  是军队中最心腹的一支部队,乃是许定对刀的一把锋利小刀。

  此次献城对方派出法卫,绝对是足够重视,跟夏侯兰打好关系,以后也好在东莱体系里混。

  “苏由你个混蛋,内奸果然是你。”突然城内传来无数的惨叫声,苏由的手下们纷纷被砍杀倒地。

  城头被另一支部队给接管。

  来人正是袁尚、郭图、阴夔。

  而骂苏由的正是袁尚,他的话落,内城门轰然关闭,接着外城门外的护城河吊桥也被收起。

  夏侯兰与苏由不由大骇,脸色煞的变白。

  “三公子,你们……”苏由没想到袁尚等人会突然出现,而且接管了城防。

  袁尚怒喝道:“苏由枉费我如此信任你,没想到你竟是内奸,是你出卖了邺城,你还想卖掉涿县,你想拿我们的人头邀功,你对得起父亲与我的信任吗?”

  “二公子,这也是实属无奈,冀州幽州的形势以经很明显了,你们袁家不行了,难道我们还不能令寻明主,为什么要带着众将士走进火坑,做这等无意义的事,白白丢掉性命。”苏由的头颅微微一低,脸色羞红了半边。

  “哈哈哈,我袁家不行了,谁说的,你吗?还是夏侯兰?还是程昱?还是我父亲?我袁家不会亡的,今日你等的拙计以被郭公识破,你们以无路可逃,投降我可以免你们一死。”袁尚轻蔑一笑说道。

  任你机灵似鬼,还不是中了郭图的计策,郭图早以猜到了你们会弄连环计,玩连环套,有内奸。

  正好将计就计将你们一网打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