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青天有鉴

第390章 也是谎言

青天有鉴 水冷酒家 4214 2019-11-08 21:45

  “朝阳,你不觉得,你跟庄志奇之间的矛盾,很奇怪吗?”海小舟问道。

  “我是觉得奇怪,至少一点,我并没有真正得罪过他。”方朝阳道。

  “这人的单位可是有些敏感,你一定动了他的利益!”

  “我想过这个问题,但他只是个骑自行车,吃泡面的领导,有什么利益可言?”

  “谁知道那是不是假象,记得前几天有个落马的,身上的夹克衫穿了十年,却在家里搜出几个亿,光是点钱就烧坏好几个验钞机。”海小舟道。

  “记得他带妻儿外出旅游时,也有较为奢侈的消费,但没有超出他们的积蓄范围。至少目前,还没发现他有什么异样。”方朝阳道。

  “可能是我想多了,但必须保持足够的重视。”海小舟想到一件事,眉毛一扬,吃吃笑了,“你现在重返岗位,彭姜的母亲,应该感到羞愧吧!”

  “还真没有!”

  “那就是真不喜欢你,不是我说你,现在变得有些厚脸皮,上赶着去人家家里看脸色,非要一棵树吊死吗?”海小舟不屑道。

  “人家也没对我怎样啊,换位思考,有我这样的准女婿,哪个母亲不担心。小舟,怎么感觉你倒是像个法官?”方朝阳不满道。

  “好吧,怪我多嘴,你们那是真爱,什么都不能阻挡。”海小舟带着酸味,又说:“她妈到底什么意思?”

  “小姜母亲原本的心理准备,就是我彻底离开法官岗位,能不被处罚就是好的,甚至打算让我重新当律师。现在我还是法官,她反而不习惯了,之前的理念作祟,不喜欢法官这个职业。”方朝阳道。

  “我都被绕晕了,你打算怎么办?”

  “走着看吧,商定五一直接结婚,但愿中间别在出岔子。”方朝阳坦诚道。

  “不聊了,没意思,睡觉去。”海小舟伸了个懒腰,找出换洗衣服,走进了浴室。

  方朝阳拿起手机,打给了尚勇,询问下情况,又想打给彭姜,到底还是放下了。

  有些事情,越描越黑,他正在海小舟的家里,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能怪彭姜敏感多疑,自己的行为也有些不当。

  海小舟磨叽了一个小时才出来,中途她的手机响过,方朝阳也没替她接,上面显示的名字是老爸。

  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海小舟一边给家人拨打了回去,女儿在父亲面前,难免会有些撒娇的话。

  方朝阳也进了浴室,很快洗完出来,海小舟已经不见了,一个卧室的门关上了。

  不比小房子,方朝阳不用睡沙发,他直接去了另一个客房,关好门,也关了灯,躺在了床上。

  住在这么高的地方,倒是有一个好处,不用拉窗帘,看不到对面的楼层,只能看见灯光映衬下明亮的夜空。

  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方朝阳迷迷糊糊想要睡去的时候,屋内却被推开了。

  海小舟穿着宽大的睡衣,出现在屋内,打量着躺在床上的方朝阳。

  本想装睡逗逗她,但方朝阳知道,后果可能很严重,于是连忙坐起来,问道:“小舟,怎么还没睡?”

  “我刚收到派出调查人员的消息,那个岑方果然有问题。”海小舟道。

  “大程投资跳楼的那个副总?”

  “就是他,调查人员发现,他的妻儿就住在百泉市,儿子岑永泽,竟然是丰园房地产公司的股东之一,也就是这个小区的开发商。”海小舟说着,不见外地靠坐在床上。

  “这又能说明什么?毕竟事情过去了十年。”方朝阳问道。

  “问题是,岑永泽刚毕业一年,哪来这么多钱?他在企业占股百分之五,折合起来,也有超过两千万的资产。”

  “当年,岑方付出生命的代价,给家人留了一笔钱。”方朝阳判断道。

  “应该数额不小,这些年,这对母子一直隐忍,一度在这里长期租房子,现在觉得,风头已经过去了。”海小舟道。

  “小舟,很多企业,也不是有钱就能入股的。”方朝阳提醒道。

  “是这样,这其中,一定有人帮忙,岑永泽才能入股丰园房地产。”

  “这条线索,有必要继续追查下去,左飞虎一定没收那一个亿,多半是利用此事来洗钱。”方朝阳道。

  “你说得简单,目前这些调查,都是暗地里派人做的,要想大张旗鼓,还需要不少手续,很多事情,不是靠猜测就行的。”海小舟道。

  “还有在逃的丁凤,检察院那边,不妨以穆凡的案子作为切入借口,全面启动重新调查左飞虎案。”方朝阳出主意道。

  “好像差不多,等我回去研究下。”海小舟点点头,又说:“朝阳,我还是想知道,你当年给我写的那封情书,内容是什么?”

  “我都忘了,有必要这么执着吗?”方朝阳道,心里想的却是,谁让你脾气上来给撕了呢!

  “曾经有一封情书,放在我的面前,可我没有珍惜,如今想起来……”

  “小舟,打住,这个话题还是不要聊了。”

  “朝阳,你能相信吗?长这么大,除了你,没人给我写过情书,是不是很失败?”海小舟道。

  “你啊,脾气太臭,谁敢轻易招惹啊!”方朝阳道。

  “除了你,好像没别人了!”

  “小舟,咱们都大了,风花雪月的日子,真的离开太久了。有时候,我也怀念那些时光,思想单纯,充满激情,带着不经世事的执拗和莽撞。”方朝阳道。

  “你的意思是,当初跟我谈恋爱,是因为不经世事,莽撞的举动?”海小舟不高兴了,脸色阴沉下来。

  “唉,你这不是闲的嘛!”方朝阳直皱眉,片刻之后才说道:“小舟,我自认为,对得起每一份感情,因为都是真心的。”

  “好吧,这还像是一句人话,本姑娘比较满意,继续睡觉吧!”海小舟说着下了床,回了自己的屋里,却没给方朝阳关上房门。

  方朝阳下床看了一眼,发现对面的房门也开着,正好去趟厕所,撇眼看见,躺在床上的海小舟,已经找出了一部恐怖片。

  回来后,方朝阳没有关上房门,但经过海小舟这番折腾,睡意减淡了许多。

  曾经的那份情书,方朝阳一个字也没忘记,不止是因为他的记忆力格外好,而是,那里也有他最为炽热和纯正的感情。

  往事不可追,即便今天住在一个屋檐下,也只能是朋友,甚至拉手都不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