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第一百二十四章 她是被逼迫的

  

“现在…现在才十点左右啊…”萧抚尘有些尴尬的说着。

  

夏夕颜强忍着怒气问道:“我问你…我昨天和你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啊,就是让我今天早点去柳经理家查看一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啊。”萧抚尘下意识的点上了一根香烟,说道。

  

“那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为什么你还不去若熙家中看看!”夏夕颜怒声说道。

  

萧抚尘很小声的说道:“我睡过头了,所以才没去。”

  

“什么!萧抚尘你是什么意思啊?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听我说的话啊!”夏夕颜彻底的被萧抚尘给气坏了。

  

“我这也不是故意的啊,我昨天遇到了一个老朋友,所以就和他多喝了几杯酒。”萧抚尘看了一眼傲天,说道。

  

夏夕颜冷冷的说道:“萧抚尘,我是让你去旅游的吗?我是让你去会老朋友的吗?你到底还记不记得我到底为什么要让你泉清市?”

  

“当然记得啊,你让我来这就是来找柳经理的啊,我可是记得清清楚的。”萧抚尘吐出一口烟雾,笑道。

  

“那你为什么还不去?你到底有没有把我说过的话放在心上?”夏夕颜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萧抚尘立马说道:“我马上就去,我本来正打算去的,但是老婆你就给我打电话来了。”

  

“那行,等会儿你一定要去若熙家去看看,要是你再不去的话,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听到萧抚尘这么说了之后,夏夕颜的态度瞬间转变了不少。

  

萧抚尘拍着胸脯保证道:“你放心吧老婆,我绝对会去的,你就放心好了。”

  

“嗯。”夏夕颜挂断了电话。

  

萧抚尘把电话放回兜里后,对着正在偷笑着的傲天没好气的说道:“笑什么?我就不相信你没被你那小女友给训过。”

  

傲天边笑着边说道:“不好意思啊尘哥,我还真没被我的女朋友给训过,基本上都是我说什么她就听什么的,还有,我不像尘哥你一样是个妻管严。”

  

“滚犊子!谁跟你说老子是妻管严了?老子这叫尊重老婆,尊重老婆你知道吗?你要是再说老子是妻管严你信不信老子揍你。”萧抚尘面色不悦的说道。

  

傲天很是无辜的看着萧抚尘“尘哥你这样难道不是妻管严吗?什么事都要听老婆的,自己一点主见都没有,老婆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萧抚尘一掌往傲天的头顶拍去“滚!现在老子听她的也只好暂时的,听不了多久老子一定会让那娘们对我言听计从的。”

  

傲天一时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尘哥,我看你要让嫂子完全听你的,难!”

  

“难你妹啊!你自己去看看尘哥的哪个女人不都是对尘哥言听计从的?你懂什么?你嫂子越这样就越能激起我的征服欲,这样才有成就感你懂不懂?”萧抚尘一脚朝着傲天的臀部踹去。

  

傲天摇摇头,有些羡慕的说道:“不懂,反正我是没经历过像尘哥你这样的,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生活。”“你没经历过就对了,就你这样的不是我说,你想跟我过一样的生活,难啊!”萧抚尘学着傲天刚刚说话的语气刺激着傲天。

  

奥提案面色有些难看的说道:“尘哥你这就有点太欺负了吧,什么叫我这样的无法跟尘哥你过一样的生活,好歹我当年也是在伏龙组有过很多美称的男人。”

  

“美称?你是指柔弱美男那个称号吗?啧啧,这确实是一个美称啊,毕竟是‘美男’啊。”萧抚尘无情的揭着傲天的老底。

  

“咳咳…尘哥,当年的这个称号你还记得啊,我还以为你都忘记了。”傲天有些尴尬地说道。

  

萧抚尘靠在沙发上,不断地笑着“当然啊,我记得你当年的这个称号我可是和老袁他们整整笑了一个月,我们当时就纳闷了,谁会给你取这个外号呢?这个外号简直是和你绝配啊。”

  

“我当年那时还不是刚进伏龙组没多久嘛,那时的我还是看上去还是比较柔弱的,没有现在的这样阳刚感,所以他们底下的一群人就这么称呼我,可给我气坏了。”傲天想起了以前的那段黑历史。

  

萧抚尘看了一眼时间,站起来说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该去柳经理她家看看了,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尘哥,我们不去吃早饭吗?我到现在都还没吃过东西的。傲天同样站起了身,问道。

  

“这还吃什么饭啊,要吃等回来再吃,要是再不去的话估计你嫂子又要骂我了。”萧抚尘对着镜子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转身走了出去。

  

傲天见状只能忍着肚中的饥饿感,跟着消防车一起走出了房间。

  

两人来到了酒店门口处,傲天看着萧抚尘问道:“尘哥,那个叫柳若熙的娘们家住在哪里啊?”

  

“柳经理她家好像是住在离一所高中不远的地方,据我所知,那所高中好像是叫什么泉清市国际学府,她的父母好像都是这所学校里面教书育人的老师。”萧抚尘仔细的查看着当时林秘书给自己的资料。

  

“走吧,我们现在打车去那吧。”萧抚尘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说道。

  

两人坐着出租车来到了泉清市国际学府。

  

一下车,两人就被那充满青春的气息给吸引了。

  

“好怀念当初的学生时光啊,以前总以为读书是负担,当初我最想逃离的地方就是学校了,但是我现在竟然有点想要重新回到学校了。”傲天看着正在操场上跑步的学生们,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慨。

  

萧抚尘点点头,赞同道:“是啊,当初我是多么的想体验一下当学生的生活啊。”

  

“尘哥,你没当过学生吗?”傲天有些疑惑的问道。

  

萧抚尘伸了个懒腰,笑道:“是啊,我连一次学校都没去过的。”

  

“尘哥你小时候老神仙没让你去读书吗?”傲天看有些怅然的萧抚尘,问道。

  

“是啊,我记得我以前就只是待在潜神山上,哪也去不了,每天过的什么都是极度的单调,白天练功练习一些老算命交给我的医术,晚上就是泡在药筒里,一泡就是一个晚上。”萧抚尘耸耸肩,向着傲天讲述着自己的往事“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了我了十六岁那年,我那是刚过十六岁生日,老算命那老家伙就把我一脚踢下山去,让我去参军。”

  

“那尘哥你这也太惨了,要是换我我肯定会受不了的。”傲天有些同情萧抚尘。

  

“这有什么,习惯了就好了,当初我也是一点都不适应的,但是时间一长就觉得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忍一忍就过去了。”萧抚尘释然道。

  

“走吧,我们进去问问里面的人,看看他们知不知道柳经理她家住哪,毕竟她的父母也是这学校的老师。”由于不知道柳若熙家的具体位置,萧抚尘只能出此下策。

  

随后萧抚尘和傲天一起进入了泉清市国际学府。

  

走了一阵,萧抚尘和傲天看见前面有一位正带着学生们跑步的中年妇人。

  

于是萧抚尘便上前问道:“您好,请问柳常青是这个学校的老师吗?”

  

那名妇人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眼前的萧抚尘和傲天二人,问道:“不知道二位找我先生有什么事?”

  

“柳常青是您的先生?”萧抚尘和傲天对视一眼,看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妇人点点头,说道:“没错,柳常青是我的丈夫,我们一起在这所高中里面教学。”

  

“那请问你们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叫柳若熙?”萧抚尘继续发问着。

  

提到这那名妇人的脸色有些黯淡了“是的,我和我先生一起孕育了一个女儿,她的的名字就叫柳若熙。”

  

“那请问您的名字是?”萧抚尘问道。

  

“我的名字叫方雅,平时我的学生们叫我叫方姨。”方雅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学生们。

  

“对了,还没请教你们二位是?”方雅打量着萧抚尘和傲天。

  

萧抚尘向方雅介绍自己和傲天,顺便再说了一下自己这次前来的原因“您好,方老师,我叫萧抚尘是您女儿所在公司里的同事,这位是傲天,他是我的好朋友,我们这次来主要是受了我们公司的总裁所托,让我们二位前来查看柳经理为什么不去公司的原因。”

  

“是在这样的,我们女儿马上就要结婚了,所以她就从那家公司里面辞职了。”方雅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一丝的哀伤。

  

“可是据我所知她是被逼迫的不是吗?她好像是被你们逼婚了,我说的对吗?”萧抚尘淡然道。

  

方雅一听,觉得这个男人并不一般。

  

萧抚尘见方雅不说话了,笑了笑“看来我说的没错,她真的是被你们逼婚了。”

  

“你们和我来吧,我带你们去见我的先生,我相信你们肯定是误会了些什么。”方雅带着二人来到一间独立的办公室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