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第八十二章 临门一脚

  

天霸拳!”萧抚尘做了一个起手式,紧接著萧抚尘双拳轰出。

  

“呃…啊…”

  

郑千峰发出了痛苦的叫喊声。

  

“刚刚你是一口一个低贱人叫的挺欢的吗?现在怎么不叫了?”萧抚尘掐着郑千峰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

  

“放…放过我…求…求求你放过我…我…我还不想死…”郑千峰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一般,浑身上下一丝力气都用不了。

  

“呵呵…你放心,我怎么可能让你这么快就死了呢?我可是答应过瘸子了要把你带给他,让他决定你的生死大权。”萧抚尘把郑千峰随手丢在了地上。

  

郑千峰捂着肚子哀嚎不已。

  

“现在我让你体会一下,丹田被废是一种什么的感觉。”萧抚尘露出了笑容。

  

这抹笑容落在了郑千峰的眼里是那样的残忍。

  

“求求你了,杀了我吧,杀了我吧。”郑千峰不想丹田被废,他想要有尊严的死去。

  

萧抚尘不理会郑千峰的哀求,直接用力一脚踢在了他的肚子上。

  

“啊!啊!啊!”

  

郑千峰的哀嚎声响彻在了下方众人的耳朵里。

  

“噗!”

  

郑千峰吐了一口鲜血后,便昏死了过去。

  

在感受到郑千峰体内的真气正在缓缓流逝后,萧抚尘一把抓着他的脖子把他往下方丢去。

  

“这…这竟然是那个高手?”疯狼看着自己眼前昏死过去的郑千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什么?!那个高手死了?”

  

疯狼此言一出,野狼帮和疯狼身后的众人皆为大惊。

  

“前辈竟然这么厉害,看来前辈的实力远远的超出我的想象啊!”疯狼丢下手中的砍刀,抬头看着站在离自己不远处一副舍我其谁的萧抚尘。

  

郑千峰一败,野狼帮的众人皆丧失了斗志。

  

“快告诉我阿强他们在哪?要不然就别怪我不念旧情了。”疯狼冷冷的看着脸上满是惊骇的野狼帮众人。

  

“他们就在里面,你们自己进去吧,别杀我们。”野狼帮众人急忙让开道路。

  

“兄弟们,我们走!去把阿强和老蛇他们带出来!”疯狼举起丢在地上的砍刀,冲着自己身后的弟兄们叫道。

  

“疯狼大哥威武!”疯狼身后的弟兄们齐声叫道。

  

待疯狼等人进入仓库之后,萧抚尘跌坐在了地上。

  

“噗!”

  

萧抚尘捂着自己的胸口,脸上尽是痛苦之色。

  

“妈…妈的…没想到用一次云铠竟…竟然要耗费我这么多的真气。”萧抚尘捂着胸口,勉强从站了起来。

  

“看来以后还是要少用点云铠啊,用一次直接把我体内一半的真气全部都掏空了。”还在萧抚尘真气的回复能力快,要不然换了其他人还真的驾驭不了这云铠。

  

“不过这次和郑千峰的战斗还是有点好处的,我感觉只要临门一脚就能突破到明音境了。”在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的真气有厚实了几分后,萧抚尘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前辈,你没事吧?身体有大碍吗?”疯狼带着阿强和老蛇走出了仓库,看着脸色苍白的萧抚尘有些担心的问道。

  

“呵呵,你放心吧,就他那点实力我还不至于受伤。”萧抚尘回想起了之前的战斗,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郑千峰那时候到底是用了什么?竟然能让实力一下子与我比肩甚至比我还强。”萧抚尘看向躺在地上昏死过去的郑千峰,有些疑惑。

  

同时他还有点庆幸,辛亏自己有云铠,要不这次还真在郑千峰这吃了大亏了。

  

“你的兄弟们没事吧?”萧抚尘转头看向满是伤痕的阿强和老蛇,问道。

  

“回前辈,他们并无大碍,只是有点虚弱而已。”疯狼赶紧回答道。

  

“谢…谢前辈…相…相救…”

  

阿强和老蛇两人有气无力的向萧抚尘道谢。

  

“对了,我想问问你们知道野狼帮帮主野狼如此大肆抓人是为了什么吗?”萧抚尘想从阿强和老蛇两人的口中知道些什么。

  

阿强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是很清楚。

  

老蛇犹豫了一会儿后,开口说道:“我又一次偶然听到野狼他和野狼帮新靠山的对话,那个新靠山还是在练一种邪术,需要用大量的女人和小孩来修炼。”

  

“新靠山?你指的是他和一个身着黑袍了吧?”萧抚尘指了指郑千峰,问道。

  

看着昏死过去了的郑千峰,老蛇瞪大双眼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是…是的,就是他和那个黑衣人。”

  

“还有一个问题,他们抓你们两个人是为了什么?是为了那你们俩来逼宫疯狼吗?”萧抚尘觉得事情没有疯狼说的那么简单。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疯狼老大和野狼帮主发生了矛盾,原因好像是因为疯狼老大看不惯野狼他到处去肆意抓人,于是他们俩人就翻脸了。”老蛇叹了口气,缓缓解释道:“再到后来,野狼他竟然把我们的一些弟兄们抓去了那个黑衣人的房间,疯狼老大知道这件事后第一时间去质问野狼,但是询问无果后,疯狼老大为了避免我们这些兄弟再次被抓去,所以就带着我们这些人脱离了野狼帮。”

  

“至于你说那个黑衣人在修炼一种邪术,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萧抚尘再次问道。

  

老蛇甩了甩头,脸上的肥膘也跟着抖动了起来“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抓那些女人和小孩是为什么供那个黑衣人修炼的,有时候他们还会去抓一些男人,我们的一些兄弟就是被他们抓去了。”

  

说到这里,疯狼以及身后的众人脸上尽是伤感之色。

  

“那你们今后有什么打算了?是继续就这么混黑道还是想着做一些其他的事?”萧抚尘今天这是第二次问这个问题了。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沉默不语。

  

“不是我们不想从良而是我们不能从良啊,一直都是这么个规矩,踏入这一行,除了死亡就没有任何办法能从这个泥潭离走出去了。”老蛇眼神有些黯淡。

  

“嗯?王飞人呢?”萧抚尘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把王飞带过来了。

  

“尘…尘哥…我…我在这…”王飞灰头土脸的从一旁的草丛里崩了出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