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第七章 故人相见

  

“因为当年的事给她造成了心里阴影,所以她才会如此的反对。”夏伟国说道。

  

“我知道了伯父,您放心我一定会让她接受我的!”萧抚尘坚定的说道。

  

心想“就没有尘哥征服不了的女人!”

  

“好,有你这份心就足够了!”夏伟国拍了拍萧抚尘的肩膀高兴的说道。

  

“那抚尘你现在有住的地方吗?”夏伟国问道。

  

“有了,伯父我已经找到了居住的地方了。”萧抚尘回答道。

  

“那你现在有工作了吗?”夏伟国再次询问道。

  

“额,目前还没找到工作”萧抚尘绕绕头说。

  

其实他根本就不需要去找工作,因为他的银行卡里的钱已经够一个普通人过几辈子了。

  

“没工作的话就去夕颜公司上班吧,我让她给你安排个好点的职位。”夏伟国替萧抚尘安排道。

  

“好的,一切全都麻烦伯父了。”萧抚尘感谢道。

  

“那伯父我就先回去了。”萧抚尘起身告辞。

  

“嗯,路上注意安全。”夏伟国叮嘱道。

  

……

  

“楚姐,我回来了。”萧抚尘看着正趴在前台小憩的楚贤淑说道。

  

“嗯,你回来了啊,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啊?”楚贤淑皱着眉头说道。

  

“嗯,刚刚和一个长辈一起喝了点酒。”萧抚尘解释道。

  

“那好,我去给你熬一碗醒酒汤,你等着。”说完楚贤淑便进了厨房忙碌了起来。

  

不一会楚贤淑就端着一碗醒酒汤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来,把它喝了。”楚贤淑把醒酒汤递给萧抚尘。

  

“嗯,谢谢楚姐。”萧抚尘接过醒酒汤。

  

一时间,萧抚尘的心里划过一道暖流。

  

心想“有个像楚贤淑一样的老婆也挺好的呀。”

  

“好喝!楚姐你这醒酒汤怎么做的这么好喝?”喝完,萧抚尘便赞叹不已。

  

“呵呵,就是自己慢慢琢磨出来的呗。”楚贤淑浅笑道。

  

看着楚贤淑笑起来的那动人的模样,一时间萧抚尘竟有些看痴了。

  

“你,你这样看着我干嘛?”楚贤淑红着脸细声说道。

  

“楚姐,你笑起来真好看!”萧抚尘看着楚贤淑那害羞的模样笑道。

  

“你,我先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说完,楚贤淑便飞奔上楼了。

  

“呵呵,真是个容易害羞的女人,不过我喜欢。”萧抚尘看着楚贤淑的背影轻声笑道。

  

“这么好的夜晚,不修炼有些浪费了,修炼去了。”说完萧抚尘便起身上楼。

  

……

  

一夜无话

  

“呼!”萧抚尘吐出一口浊气。

  

“修为又有些精进了,想必在过段日子就能突破化劲了,到时候就能修炼老算命的给的‘浅神风云决’了。”萧抚尘激动的说道:“而且云铠的颜色也稍微变了一点了。”

  

萧抚尘身上的云铠的颜色从白稍微转青了一点。

  

“今天还要去夏夕颜的公司,得准备准备才行。”萧抚尘伸了个懒腰慵懒的说道。

  

说完,便起身去洗漱了。

  

“楚姐,早啊。”洗漱完成的萧抚尘向着正在厨房忙碌的楚贤淑打了个招呼。

  

“嗯,早啊,你先坐一会,早饭马上就好。”楚贤淑回应道。

  

不一会,一顿丰盛的早餐便做好了。

  

“唔,楚姐你做的早餐真好吃。”萧抚尘夹了个包子放在嘴巴里津津有味的嚼着。

  

“你喜欢吃就好,不够还有。”楚贤淑见萧抚尘这么夸赞自己,心里不由得有些高兴。

  

女人嘛,都是喜欢别人夸自己的,而楚贤淑也不例外。

  

“够了够了,再吃就要撑死了。”萧抚尘摸了摸肚子说道。-

  

“呵呵,你吃饱就行。”楚贤淑笑道。

  

“楚姐,我出去上班去了。”萧抚尘看着正在收拾桌子的楚贤淑说道。

  

“嗯,路上注意安全。”楚贤淑叮嘱道。

  

“好的。”萧抚尘回了一声便出门了。

  

萧抚尘在路上随便拦了一辆出租车。

  

“先生,您去哪?”司机问道。

  

“去夏氏集团。”萧抚尘点了一根香烟说道。

  

“好的。”

  

车子开动了

  

“先生,您是哪里的人?”前面的司机问道。

  

“哦,我是哪里人你不知道?”萧抚尘似笑非笑的看着前面的司机说道。

  

“不好意思先生,请您别卖关子了。”司机的语气带着些不自然。

  

“去你的!文飞这么多年没见了,你皮又痒了?”萧抚尘骂道

  

“我艹!这都能被你发现?我服了。”前面的司机也是骂道。

  

原来前面的司机不是别人正是萧抚尘的好兄弟袁文飞。

  

“行了,就你那易容的技术还是我教你的,你说我我不想发现也得发现啊。”萧抚尘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艹!你知道吗?我现在有一个想法。”袁文飞看着萧抚尘说道。

  

“什么想法?”萧抚尘有些疑惑。

  

“那就是狠狠的抽你一个大嘴巴子。”袁文飞看着萧抚尘那装逼的模样恨不得立马上去抽他。

  

“呵呵,你打的过我吗?”萧抚尘淡笑道。

  

“你…我…”袁文飞被呛的哑口无言。

  

是啊!就算八个自己也不是萧抚尘的对手,更何况就只有自己一个人。

  

“行了,我也不跟你扯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萧抚尘递给袁文飞一根烟问道。

  

“我艹!这么多年了终于又抽到特供了!”袁文飞看着萧抚尘递来的中南海特供咂咂嘴说道。

  

“行了快说。”萧抚尘见袁文飞一脸沉醉的模样,不耐烦的说道。

  

“其实,是瘸子告诉我的。”袁文飞见萧抚尘正处于发火的边缘立马说道。

  

“哦,原来是瘸子告诉你的,我还以为是谁呢。”萧抚尘点燃了一根特供猛吸一口道。

  

“呵呵,那啥老萧你那特供在给我几包呗。”袁文飞讪笑道。

  

“滚!老子总共只从老算命的那拿了几条,你小子还想一下子拿去几包?美得你。”萧抚尘骂道。

  

别啊,实在不行给一包也成啊,老萧。”袁文飞哀求道。

  

“行了行了,快开你的车,特供的事,等会再说。”萧抚尘提醒道。

  

“哎?老萧你这次回来是有什么事吗?”袁文飞问道。

  

“唉!实不相瞒我这次回来是来相亲的,不,准确的讲是来结婚的。”萧抚尘哀叹一声说道。

  

“谁啊?那女的漂亮不?”袁文飞一听关于女人的事瞬间来了精神。

  

“唔,就是那夏氏集团的总裁夏夕颜。”萧抚尘说道。

  

“什么!夏夕颜?就是那个北海的顶级美女之一的夏夕颜?”袁文飞有些惊讶。

  

“额,好像是的。”萧抚尘有些不好意思得说道。

  

“我艹!厉害啊老萧,你竟然把那冰山美人给搞到手了。”袁文飞一脸崇拜的说道。

  

看着袁文飞那样子,萧抚尘有些无语的说道:“那娘们有那么好吗?”

  

“那岂止是好啊!如果娶了她你就相当于拥有几个亿的产业。”袁文飞说道。

  

“几个亿?也叫好?”萧抚尘听到这话差点没被呛死。

  

心想“那你是没见过哥在国外那几十个亿的盘口。”

  

“也对,几个亿对你来说确实少了。”袁文飞吸了一口特供说道。

  

紧接着又问道:“老萧,这两年你都在国外干些什么?”

  

“也没干什么,就是打打杀杀而已”萧抚尘回答道。

  

“你当初走了之后大家都挺想你的。”袁文飞叹息道。

  

“其实这些年来我都挺自责的,毕竟是我的指挥失误,才导致大家几乎全军覆没。”萧抚尘痛苦的说道。

  

“你知道吗?我们大家根本就没怪过你,因为我们都知道人难免都有失误的时候,如果当初是我指挥的话,我们潜龙组早就没了。”袁文飞安慰道。

  

“算了,你小子最近在干嘛?不会还是干老本行吧?。”萧抚尘索性也不想了。

  

“现在也开了一两家安保这些之类的公司,不能一辈子都混黑吧。”袁文飞淡然道。

  

“嗯,也行。”萧抚尘赞同道。

  

“老萧,以后嫂子公司有什么困难记得来找我帮忙。”袁文飞双手打着方向盘说道。

  

“嗯,那我先谢谢你了。”萧抚尘有些感动的说道。

  

“没事,都是自家兄弟。”袁文飞示意萧抚尘不用计较这些。

  

“你小子速度在快点,要是晚了,你嫂子还不得骂死我。”过了一会,萧抚尘催促道。

  

“哟哟哟,没想到堂堂的龙皇竟然会怕一个女人?”袁文飞打趣道。

  

“滚!你小子懂什么我这叫尊重女人。”萧抚尘没好气的说道。

  

“好了,算我服了。”袁文飞有些无语的说道。

  

原本要40多分钟的路程缩短成了20分钟。

  

“老萧,到了。”袁文飞提醒道。

  

“谢了啊,下次请你吃饭。”萧抚尘下车看着袁文飞感谢道。

  

“别介啊,请吃饭什么的太俗了,要不换一个吧?”袁文飞坏笑道。

  

“你想要什么?”萧抚尘一下就警惕起来了。

  

别人可能不知道他的笑容是怎么回事,可萧抚尘却知道,这小子每次这么笑准没好事。

  

“没事么,就是觉得你的特供挺不错的,你看是不是……”袁文飞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行了,我算是服了你了。”萧抚尘一脸肉疼的丢给袁文飞一包特供。

  

“谢谢了老萧,以后有啥事记得来找我,我一定办好。”袁文飞高兴的说道。

  

“滚吧你!老子看见你就烦!”萧抚尘这看袁文飞那满脸的笑容,顿时有一种想抽他两大嘴巴子的感觉。

  

“那好吧,我走了。”说完袁文飞开着车子走了。

  

“先生您好!”正在站岗的王飞见萧抚尘来了便恭敬的问好。

  

“嗯,你好。”萧抚尘打了个招呼便直接乘电梯前往总裁办公室了。

  

“咚咚咚!”萧抚尘轻轻的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夏夕颜动听的所以。

  

萧抚尘听到了直接推门而入。

  

“嘿嘿,老婆一晚不见想我了没?”萧抚尘恬不知耻的问道。

  

夏夕颜见来者是萧抚尘索性就不回答,只在那专心处理文件。

  

“额…”萧抚尘见夏夕颜根本就不搭理自己,便觉得有些尴尬。

  

“老婆,你就说说话呗,一晚不见我可是非常想你的哟!”萧抚尘依然不要脸的说道。

  

“我和你这个流氓还有什么好说的?”夏夕颜冷声问道。

  

“额,我们可以聊聊你昨天晚上做梦梦到我了吗?我可是梦见你哟。”萧抚尘嬉笑道。

  

“哦?没想到你这流氓还会梦到我?”夏夕颜饶有兴致的问道。

  

“那当然了,我昨天晚上梦到我们两在床上做一些大家都爱做的事情。”萧抚尘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大家都爱做的事情?”过了一会夏夕颜才明白过来。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夏夕颜嗔怒道。

  

“真的老婆,我敢保证我昨天晚上绝对梦到你了”萧抚尘拍着胸脯说道

  

“萧抚尘!”夏夕眼大呵一声。

  

她实在是忍受不了萧抚尘那流氓一样的说话风格。

  

“如果你没事的话请立马出去。”夏夕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继续工作。

  

“唉,老婆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难道伯父没交代过你给我安排工作的吗?”萧抚尘哀叹一声,这感觉就像是一个哀怨的妇人正在述说自己的苦难一样。

  

“好了,你自己看看要什么职位,自己选,别烦我。”夏夕颜丢给萧抚尘职位安排表,让萧抚尘自行查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