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第六章 回家

  

“唔,这房间还可以,干净整洁。”萧抚尘满意的说道。

  

“我好像有什么事忘记了。”萧抚尘看着四周自语道。

  

“啊!我今晚还要去夏伯父家吃饭的啊!”萧抚尘一拍脑袋说道。

  

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五点多了。

  

不行!得立马赶到公司里去。

  

随即,和楚贤淑打了声招呼便匆匆离去了。

  

“呼,还好。”萧抚尘见夏夕颜还在办公室工作便松了口气。

  

“哟,你终于来了?你可是让我好等啊。”夏夕颜嘲讽道。

  

“额”萧抚尘尴尬的绕绕头。

  

“老婆,我们是不是该走了。”萧抚尘问道。

  

“你要我说多少次,别叫我老婆!”夏夕颜感觉自己快疯了。

  

“好的,亲爱的。”萧抚尘依旧没脸没皮道。

  

“你!”夏夕颜狠狠的瞪了一眼萧抚尘。

  

“算了,我们走吧。”夏夕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好的,老婆。”萧抚尘嬉笑道。

  

“唉”夏夕颜叹了一口气。

  

心想“天哪,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这辈子才能遇到像他这种流氓啊!”

  

萧抚尘见夏夕颜唉声叹气便问道:“老婆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

  

“我的事你别管!我在说一遍,你别再叫我老婆了。”夏夕颜生气的说道。

  

“好吧,老婆。”萧抚尘无奈的耸耸肩。

  

“唉,罢了就让他这么叫吧。”夏夕颜算是服了。

  

“哇!老婆的你车是玛莎拉蒂总裁啊!真厉害的!”萧抚尘看着眼前的车夸赞道。

  

夏夕颜见萧抚尘是如此的模样,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你会开车吧?”夏夕颜问道。

  

“会啊!我以前经常开拖拉机的!”萧抚尘拍了拍胸脯道。

  

夏夕颜看着他那满嘴跑火车的样子,恨不得立马上去扇他一巴掌。

  

“算了,我还是自己开吧。”夏夕颜无语至极。

  

“唉,老婆您就做后面休息吧,你看你累了一天了,开车这种事让我来吧。”萧抚尘连忙制止。

  

“你不是不会开车的吗?”夏夕颜冷声道。

  

“额,怎么说呢,开车应该和开拖拉机一样的,我可以试试。”萧抚尘拉开车门示意夏夕颜坐上去。

  

夏夕颜根本不想搭理他,直接坐到后面去了。

  

“好了,走吧。”夏夕颜坐在后座闭目养神道。

  

车子慢慢的启动了。

  

“萧抚尘,你能不能开快点,这都几点了,别让爸爸久等了。”夏夕颜见车速如此之慢,便催促道。

  

“额,老婆我这不是看你在后面休息吗,所以没开太快。”萧抚尘解释道。

  

“我不管,反正要是让爸爸久等了我就要你好看”夏夕颜威胁道。

  

“唉,好吧,你坐好了。”萧抚尘无奈道。

  

“嗯,什么意思?”正当夏夕颜疑惑之时。

  

萧抚尘油门踩到底,车速骤然提升。

  

“啊!”夏夕颜尖叫道:“慢点!混蛋你慢点啊!”

  

“不是你说要我加快速度的吗?”萧抚尘一脸委屈。

  

一会要自己加快速度一会又要自己放慢速度,这到底想怎样啊。

  

怪不得人们常说不能和女人讲理,以前还不相信,现在可是真的见识到了。

  

这次尘哥心真的累了啊!

  

奶奶的,从没见过如此烦人的女人。

  

“混蛋,我只是叫你稍微提升点速度没叫你一下子开这么快啊!。”平常一直温文尔雅的夏夕颜一时间也忍不住爆了粗口。

  

唉,都是这混蛋害得!

  

“唉,好吧。”萧抚尘表示很无奈。

  

心想“要不是看你长得这么漂亮的份上,我早拍拍屁股走人了。”

  

说完,玛莎拉蒂不快不慢的在马路上行驶着。

  

“唉,老婆你说我要不要给伯父买点礼品什么的?”萧抚尘问道。

  

“老婆?”萧抚尘见夏夕颜久久未回复他。

  

看了眼后视镜发现夏夕颜已经睡着了。

  

正在熟睡中的夏夕颜好看至极,不知道是梦到了些什么,嘴角微微的往上翘。

  

一路无话。

  

“喂,老婆你醒醒,我们到了。”萧抚尘拍拍了夏夕颜的肩膀。

  

“嗯?”夏夕颜睁开了眼睛。

  

“我说我们到了夏伯父家了。”萧抚尘再次说道。

  

“呼!”夏夕颜伸了个懒腰。

  

萧抚尘看着那完美至极的曲线,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流氓,你在看什么!”夏夕颜叫道。

  

“额,那什么我们还是快点进去吧。”萧抚尘打了个马虎眼,企图搪塞过去。

  

“哼!”夏夕颜冷哼一声,并未理睬萧抚尘径直走进了别墅。

  

萧抚尘看着眼看的豪华别墅,心想“万恶的有钱人!”

  

“唉,老婆你等等我啊!”萧抚尘叫了一声便紧跟上去。

  

“爸,我们回来了。”夏夕颜见夏伟国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便打了声招呼。

  

“嗯,抚尘小子呢?”夏伟国问道。

  

“伯父,您好。萧抚尘对着夏伟国恭敬的打着招呼。

  

“嗯,好小子,不愧是老神仙的徒弟,果然如此的不凡啊!”夏伟国赞叹道。

  

“额,伯父你过奖了。”萧抚尘有些不好意思的绕绕头。

  

“爸,你们在说什么呢?”夏夕颜觉得有些云里雾里的,什么老神仙啊?

  

“啊,没什么既然人都到齐了,我们就开饭吧。”夏伟国打着哈哈道。

  

“好呀,伯父说起来我也饿了。”萧抚尘附和道。

  

“嗯,今晚咱俩好好的喝一杯。”夏伟国说道。

  

“你们…”夏夕颜见两人并未回答自己的问题,不由得有些生气了。

  

菜很快就全部上齐了。

  

“来,抚尘伯父敬你一杯。”夏伟国端起酒杯冲萧抚尘说道。

  

“这哪行啊伯父,应该我敬您啊,您这样不是折煞我吗?”说完,两人一碰杯一饮而尽。

  

“啊,爽快啊!好久都没像今天一样高兴了。”夏伟国擦了擦嘴说道。

  

“爸!你别喝了,喝多了对身体不好”一旁的夏夕颜忍不住提醒道。

  

“没事,今天高兴嘛!”夏伟国丝毫不在意。

  

“伯父,我觉得夕颜说的对,您这么大年纪了,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萧抚尘也劝说道。

  

“唔,好吧,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喝了,来,吃饭吧。”夏伟国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伯父,我会点医术要不等吃完饭我给您瞧瞧?”萧抚尘询问道。

  

“好!一直都说你医术通天,今天就让我见识一下吧。”夏伟国说道。

  

“伯父您谬赞了。”萧抚尘谦虚道。

  

“切,装什么啊!”一旁的夏夕颜很是不屑。

  

“夕颜!别乱说话!”夏伟国呵斥道。

  

“哼!”夏夕颜觉得有些委屈。

  

凭什么这个男人一来,自己的爸爸就对他这么好。

  

“呵呵,伯父没关系的,我觉得这样子才可爱嘛。”萧抚尘笑道。

  

“对了,这次叫你来主要是谈谈你和夕颜的婚事。”夏伟国看着萧抚尘和夏夕颜说道。

  

“爸!我反对!他根本就不是我所爱的人!”夏夕颜很是生气,她感觉自己好像被卖了一样。

  

“不管你同意与否,反正你这辈子必须是抚尘的女人!”夏伟国不可否置的说道。

  

“伯父,我也感觉就这样结婚也太快了。”萧抚尘见了赶集出来打圆场。

  

紧接着萧抚尘又说道:“要不,我和夕颜先相处一段时间,先试试我们之间到底合不合适,如果不合适这件事就算了吧。”

  

“唉!可是老神仙嘱咐过我,不管你们合不合适都必须要结婚。”夏伟国叹息一声。

  

“我艹!”萧抚尘没想到老算命的竟然玩这么一出。

  

“为什么非要和他在一起!他就是个流氓!混蛋!反正我绝对不会和他在一起的!”夏夕颜大声说道。

  

说完,便跑上楼了。

  

“啪!”猛的的一摔门。

  

只留下一脸苦涩的夏伟国和一脸无辜的萧抚尘。

  

“抚尘啊,请你谅解一下,这孩子从小就这样。”夏伟国有些歉意的说道。

  

“额,没关系。”萧抚尘摆摆手丝毫不在意。

  

“那什么,伯父我还是替您看看身体吧。”萧抚尘见气氛有些尴尬便说道。

  

“哦。好!”夏伟国欣然同意。

  

说着,萧抚尘替夏伟国把脉。

  

“伯父,您最近是不是老是觉得头昏眼花的?”萧抚尘看着夏伟国问道。

  

“是的,我最近老是觉得头昏眼花的,而且睡觉老是不踏实。”夏伟国如实说道。

  

“没关系的,我替您开一副药方,你只要坚持喝,您的身体就会越来越好的。”萧抚尘笑道。

  

“嗯,抚尘谢谢你了。”夏伟国感谢道。

  

“您太客气了,伯父。”说完,萧抚尘就写了一副药方。

  

“给,伯父。”萧抚尘把药方递给夏伟国。

  

“嗯,谢谢你了抚尘。”夏伟国收好药方感谢道。

  

“不客气。”萧抚尘说道。

  

“抚尘啊,以后夕颜这孩子就交给你了,请你多担待一下。”夏伟国看着萧抚尘拜托道。

  

“伯父,我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可是您也看见了她是那么的排斥我,我也没办法。”萧抚尘一脸苦涩的说道。

  

“其实吧,这一切都怪我。”夏伟国略微悲伤的说道:“夕颜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便已去世了,是被我的仇家给杀死的,当时我并未在她们娘俩的身边,所以夕颜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在自己的面前。”

  

说完,夏伟国也已经泣不成声。

  

“那之后呢?”萧抚尘询问道。

  

“之后我便手刃了我的仇人。”说着夏伟国的眼神也变的狠厉起来。

  

“可是,那件事也给夕颜留下的巨大的阴影,你别看她平时像个女强人一样,其实她的内心很是脆弱。”说完夏伟国满脸愧疚。

  

“所以,我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的保护好夕颜,别再让他受到伤害。”夏伟国嘱咐道。

  

“伯父您放心我以后绝不会让她受到丝毫伤害的。”萧抚尘坚定的说道。

  

其萧抚尘也没想到夏夕颜的遭遇竟然如此的可怜。

  

一时间,他升起了想要保护这个女人一辈子的想法。

  

“嗯,那就拜托你了。”听到萧抚尘这么说夏伟国也就放心了。

  

“那什么,伯父我还有个问题想问。”萧抚尘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但说无妨。”夏伟国说道。

  

“其实吧,我就想问问为什么您和老算命的都希望我和夏夕颜在一起?”萧抚尘有些疑惑的问道。

  

“额,说起来你们还是指腹为婚的。”夏伟国说道。

  

“什么意思?指腹为婚?”萧抚尘有些诧异。

  

“什么时候又变成的指腹为婚了?”萧抚尘无比的疑惑。

  

“没错,就是指腹为婚。”夏伟国用着毋庸置疑的口吻说道。

  

“这还要从你们小的时候说起。”夏伟国满是回忆的说道:“以前,我被仇家追杀,就要奄奄一息的时候,老神仙突然出现救了我。”

  

“事后,我想要报答老神仙,老神仙就问我家里是不是有个女儿,我说是的,接着老神仙说他有个徒弟,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就让他们结为连理,我当时无以为报,就欣然同意了。”说完,夏伟国很是感激。

  

“这么多年过去,我还以为老神仙遗忘了这件事,直到前些日子老神仙突然找到我,要求我履行当年的婚约。”夏伟国说道。

  

“可是,我把这件事跟夕颜说了之后,那丫头极力反对,还说什么这是在卖女儿。”夏伟国一想起来就有些头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