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第九十八章 你的这个要求很不合理

  

“孙兄啊,你觉得还会有下次吗?,因为他这次…必死无疑。”文竹楠和黄邵峰对视一眼,随后两人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

  

“哼!夏夕颜,这次老子一定要得到你,老子一定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一定要让你跪在老子的脚下唱征服!”黄邵峰心里想着。

  

文竹楠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向着门外走去“黄兄,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按照我们上次所说的方案去做吧,我相信以你父亲在南海的势力和人脉想做这种事应该很简单吧。”

  

“那是当然,只要我爸一声令下,不仅能弄死萧抚尘也能把夏氏集团给整垮。”黄邵峰得意的笑着。

  

文竹楠摇摇头,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我会在家中静候黄兄传来好消息。”

  

“这么快就走了吗?我这可是又来了几个未开苞的新妞,要不我们去品尝品尝,保证爽。”黄邵峰脸上尽是淫笑。

  

文竹楠摆摆手,说道:“不必了,与其把心思都放在女人身上,还不如去研究研究怎么把那小子给除掉,再说了,这里还有个废物在这,你让我怎么能提的起心情去享受呢?”

  

文竹楠话一说完,便直接的走了出去,留下脸色十分难看的黄邵峰和孙亚辉二人。

  

尤其是孙亚辉,脸上难看至极,刚刚文竹楠说的那句话明显是就是在暗示自己是废物。

  

黄邵峰倒是还好,脸色没那么难看,不过文竹楠有一句话他还是挺赞同,孙亚辉确实是一个毫无用处的废物。

  

他和文竹楠早就商量好了,如果事情发展的趋势很不妙的话,那他们就会把孙亚辉给踢出去,把孙亚辉当作一颗弃子给舍弃了。

  

而不明所以然的孙亚辉还在一个劲的窃喜着,他在为自己终于能报当初萧抚尘羞辱自己的仇了。

  

“好了孙兄,我有点累了,今天就到这吧,没事的话还请你就先回去吧。”黄邵峰下达了逐客令。

  

“黄哥,不是说还有几个妞吗?要不我们享用了得了。”孙亚辉猥琐得笑着。

  

黄邵峰看着孙亚辉那猥琐的笑容觉得很是恶心,同时心里也在想着“什么东西,一个废物也能配和我一起享用女人?真是异想天开。”

  

不过心里的想法归心里的想法,黄邵峰表面上依然是一副笑呵呵模样,说道“女人倒是不着急,正如文兄所说的,我现在最主要的事就是把姓萧的那小子给除掉,等那姓萧的小子一死,要多少女人我们就有多少女人,这点你可以放心。”

  

“我知道了黄哥,那我就先回去了。”孙亚辉起身走出了黄邵峰的办公室。

  

孙亚辉走后,黄邵峰冷哼一声“哼!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要不是老子看你还有点用处,等到时候你没有利用的价值的话,那就别怪我和文竹楠把你踢出去了。”

  

“还有文竹楠也是,你现在还有对我指手画脚的资格,等你到时候跟孙亚辉一样没有利用价值的话,那也就怪不得我了,失去了利用价值的人就不该存在这世界上。”黄邵峰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脸色阴沉的说着。

  

萧抚尘对三人会面的事情浑然不知,更不知道三人到底商讨了些什么,只是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玩弄着摆在自己面前的盆栽。

  

“萧部长,总裁让我来通知你一下,厕所没按照她的要求打扫干净,总裁让你重新去打扫厕所,什么时候让他们满意了你就什么下班。”夏夕颜的秘书走了进来了,冷酷的说道。

  

“不是吧?还要去扫啊?我打扫的还不够干净吗?怎么还要让我去打扫啊!”萧抚尘快疯了,这…这根本就是夏夕颜故意要整自己。

  

秘书抱着文件走到了门口处,说道:“话我已经带到了,去不去随你自己,总裁可是说了,如果你不去打扫的,那就只好再给你加一个月的打扫时间了,反正你也是闲人一个,也不差这点时间。”

  

说完之后,秘书便抱着文件离开了。

  

“得了,这秘书妹妹说话的语气外加表情都是和夏夕颜那娘们一摸一样的,果然还是不能在夏夕颜身边待久,待久了怕不是要被她给带偏了,天天板着一张臭脸,也不知道笑一下。”萧抚尘无奈摇着头。

  

萧抚尘哀叹一声,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向着杂物间走去。

  

“这不是挺干净的吗?怎么又要我重新打扫了呢?”萧抚尘拿着劳动工具看着比较干净的厕所,不解的说道。

  

萧抚尘把劳动工具随手一丢,点上一根烟半天也不说话。

  

“真是的,真不知夏夕颜是吃错了什么药,尘哥打扫的还不够干净吗?这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萧抚尘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四周,发现都很干净整洁。

  

“不行,我得找那女人去理论一下,看看她到底是想怎么样。”萧抚尘把劳动工具放回了杂物间后,便急匆匆的前往夏夕颜的办公室。

  

来到夏夕颜办公室门前,萧抚尘直接推门而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厕所打扫完了吗?没打扫完的话你来我这干嘛?”夏夕颜停下手中的工作,抬起头看着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一声不吭的萧抚尘。

  

“你难道不觉得你说的这个要求很不合理吗?”萧抚尘看着夏夕颜,问道。

  

夏夕颜不懂萧抚尘在说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说的哪个要求不合理了?”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我打扫厕所必须要一尘不染的这个要求啊!”萧抚尘不满的说道。

  

“不合理吗?我觉得挺合理的呀,反正你一天到晚也闲着没事情做,这样岂不是更好吗?”夏夕颜并没有觉得自己对于萧抚尘的这个要求很不合理。

  

“你这明明就是强人所难,我明明已经打扫的很干净了,为什么还要我重新再打扫一遍?”萧抚尘今天一定要讨个说法。

  

夏夕颜冷笑一声“哦?你确定你已经打扫的很干净了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