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第一百二十章 她是我看上的女人

  

“他们想就让他们去想呗,反正这样对我们李家也没什么影响。”李妍熙毫不在乎的说着。

  

看着油盐不进的李妍熙,李擎苍很是头疼“你啊,当初就不应该让你负责关于抚尘这一块的情报工作的。”

  

见李擎苍依然没有什任何表示,李妍熙是红着眼眶说道:“难道爷爷您刚刚说的话都是骗妍熙的吗?您怎么能这么不讲信用呢?”

  

李擎苍见被自己从小宠着的宝贝孙女流泪了,很是心痛,于是他只能退了一步“你要和抚尘在一起我可以暂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他想要把你带走的话那就必须要经过我和你的父亲这一关了,如果他能过关的话不管外界的人怎么看待我们李家,我们李家的所有人始终都会祝福你们的,要是他过不了关的话,那就别怪爷爷狠心强行让你们分开了,我李擎苍可不想收个废物当孙女婿。”

  

“真的吗?爷爷您没有骗我吗?您要是骗我的话那我就永远都不会理你了。”李妍熙威胁着李擎苍。

  

“当然是真的,爷爷从小到大骗过你吗?”李擎苍捋了捋自己略微发白的胡子,笑道。

  

“您骗我还骗的少吗?我现在都不敢再轻易的相信你了。”李妍熙则是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李擎苍装出一副伤心的模样,说道:“好啊,现在我们家妍熙有了意中人了,就彻底嫌弃爷爷了。”

  

“我什么时候嫌弃过您呢?您一直都是我心中最尊敬的人。”李妍熙的话语句句都是出自于肺腑之中。

  

“不去见他一面吗?他现在就在y省的泉清市,你要是去的话正好能见到他。”李擎苍问道。

  

李妍熙摇摇头,说道:“我估计他现在应该有些讨厌我了,所以我还是暂时留在上京吧,等他没那么讨厌我了我再去见他。”

  

“哦?你为什么会觉得抚尘那小子会讨厌你呢?我家孙女不仅长得漂亮,琴棋书画也样样精通,他有什么资格能讨厌你呢?爷爷就是觉得你对自己有些太不自信了,你应该拿出自信来。”李擎苍鼓励着李妍熙。

  

李妍熙没好气的说道:“您还说!抚尘他为什么会讨厌我您自己心里应该清楚!就是因为您,害的我和抚尘整整有三年没联系过了,您是不知道我有多羡慕轻雨和嫣儿她们,她们能陪在抚尘的身边为他分担着一些事务正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

  

“咳咳…”李擎苍干咳一声,十分不好意思的说道:“妍熙啊,你要知道当时爷爷也不是故意的,只是那时候爷爷说话火气稍微大了一点,但其实爷爷也没什么恶意,但是爷爷也不知道抚尘那臭小子这么记仇,说不再跟你联系就不再跟你联系了。”

  

“本来能跟顺理成章的跟抚尘共结连理的人是我,但是就是因为爷爷您,害的我是失去了这个机会了,都怪您。”李妍熙的眼眶又不自觉的湿润了。

  

“都是爷爷的错,都是爷爷不好,爷爷当初就不应该那样说抚尘的。”李擎苍满是歉意的说着。

  

李妍熙擦了擦自己眼眶之中的泪水,说道:“爷爷,这不怪您,我从来都没怪过您。”

  

待李妍熙情绪好些了之后,李擎苍继续开口说道:“确定不去见抚尘一面吗?”

  

李妍熙摇摇头,说道:“不去,至少我现在不会去,不过我以后肯定是要去的,我要亲眼看看能和抚尘共结连理的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如果她真的比我好的话,我一定会努力超越她的,然后再把抚尘给抢过来。”

  

“好,不亏是我李擎苍的孙女,爷爷相信你,你一定会做到的。”虽然李擎苍知道这其实很难,但是他还是鼓励着自己的孙女。

  

“嗯,我一定不会辜负爷爷您的期望的。”李妍熙重重的点动着俏头。

  

而远在泉清市的萧抚尘的正躺在酒店的床上睡着大觉。

  

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很快的就来到了晚餐的时间了。

  

萧抚尘伸了个懒腰,很是舒服的说着“睡了一觉起来,整个人都变得精神了不少啊。”

  

“尘哥,我有你要找的那个女人的消息了。”傲天急匆匆的冲进了萧抚尘的房间内。

  

原来这一下午的时间傲天也没闲着,他就到处去打听着要和柳若熙结婚的那个纨绔子弟的消息。

  

“有消息了吗?这么快就打听了消息了?”萧抚尘看着满体大汗的傲天,问道。

  

傲天喝了一口水,说道:“我打听到了那个男的和你要找的那个女人的消息了,那个死肥猪叫刘才庸,女的貌似长得挺漂亮的,好像叫什么柳若熙。”

  

“那就应该是了,看来这头死肥猪瘌蛤蟆想吃天鹅肉啊,连老子看上的女人都敢抢。”萧抚尘冷冷的说着。

  

“不是吧?那个叫柳若熙的女人什么时候又变成了尘哥你看上定的女人了?尘哥你这样未免也就太霸道了吧?”傲天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明明自己都已经有了老婆了,为什么还要去惦记另一个女人呢?

  

萧抚尘在心中规划了一个计划“你懂什么呀,柳经理是被人家逼婚的,人家其实不愿意和那头肥猪结婚的,但是迫于那头肥猪家中的势力,不得不服从。”

  

“原来是这样啊,那那头肥猪也太可恶了,仗着自己家里有点钱有点势力竟然这么肆意的去欺负那些平民。”傲天也有些愤愤不平。

  

突然,傲天想到了一个问题“尘哥,那头肥猪想逼迫谁跟他结婚又不关我们事,我们为什么要去趟这潭浑水呢?再者说了,即使人家是被逼婚也是人家父母的安排,我们这两个外人去了又能做什么呢?还有,尘哥你说人家是你看中的女人,但是你们什么关系都没发生过,那她就和你一点关联都没有。”

  

萧抚尘苦涩的笑了笑,说道:“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啊,但是你嫂子可就不这么想了,但是她竟然威胁我,这让我不得不来趟这潭浑水啊。”

  

“嫂子拿什么威胁你了?不会是不让你上床吧?”傲天看着一脸苦涩的萧抚尘,问道。

  

一提到这,萧抚尘的笑容就愈发的苦涩了“老子从开始到现在什么都没和她发生过,为一做的事的也就算强吻了她两次,更可恶的是我连她的手都没牵过几次,不,老子好像压根就牵过她的手。”

  

“不会吧?那尘哥你这也惨了吧?”傲天有些同情萧抚尘了。

  

“这还不算什么,你来评评理,我和她都已经领证了结婚了,那她的公司不是有一半是我的?”萧抚尘神情悲怆的说着。

  

傲天想了想,回答着萧抚尘的问题“应该算吧,毕竟尘哥你和嫂子都已经领证了。”

  

萧抚尘很是悲催的向着傲天诉说着自己的苦楚“你看那竟然她的公司我有一半的话,我上班迟个到应该也没事吧?但是你知道她有多过分吗?我这个月迟到也没几次,她竟然让我去扫厕所啊,而且一扫还是扫一个月的厕所啊,扫厕所也就算了,但是她还故意刁难我,还说什么必须要打扫到一尘不染的地步。”

  

“嫂子让尘哥你扫厕所我倒是能理解,那毕竟是尘哥你们公司里面的公司制度,但是必须要要把厕所里面打扫到一尘不染的地步那我就有些不理解了,我也觉得嫂子是在故意刁难你。”傲天点点头,赞同了萧抚尘的说法。

  

“是吧?我看那娘们就是看我不爽想要狠狠的整我的罢了,等我回去一定啊…”

  

萧抚尘的话还没说完,被自己揣在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嘀嘀嘀…嘀嘀嘀…”

  

萧抚尘一看来电显示,发现给自己打电话的人是夏夕颜。

  

于是他立马按下了接听键“喂?老婆你找我有事吗?”

  

“你到泉清市了吗?”夏夕颜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问道。

  

萧抚尘点点头,说道:“我早就到了泉清市,现在正准备去吃晚餐。”

  

“我是让你去那玩乐的吗?怎么样?你今天有去找过若熙了吗?”夏夕颜冷着一张脸,说道。

  

“还没有,不过我已经打探到了消息了。”萧抚尘顺势躺在了沙发上,向着电话那边女人说道。

  

夏夕颜站起了身,看着窗外的一抹晚霞,问道:“什么消息?”

  

“我已经知道了逼柳经理的结婚了人是谁了,他的名字叫刘才庸,是一个典型的只知道靠着家里的关系横行霸道的臭虫,就是那头肥猪强迫柳经理跟他结婚的。”萧抚尘把自己从傲天那得到的消息全部告诉了夏夕颜。

  

夏夕颜点点头,说道:“你明天先去若熙家一趟,看看他父母的想法到底是什么,我相信她们也不是让自己的女二嫁给那种人渣的。”

  

“我知道了,我明天一早就去柳经理她家里一趟。”萧抚尘决定明天早上吃完早餐就前往柳若熙的家中。

  

“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挂了。”夏夕颜要说的都已经说完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