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第一章 龙皇佣兵团

  

欧洲中部有一处偌大而又奢华的庄园,外面的装饰与其他普通的庄园并无两样。

  

可是只要你走进去就会发现,里面都是一个个身着印有五爪金龙的作战服手持先进武器的士兵,而他们的胸口佩戴着一枚金黄色的龙形徽章,如果你一直盯着徽章看的话,那种感觉仿佛要把你的灵魂吸进去一般。

  

士兵胸口佩戴的徽章可不是一般的徽章,那可是用特殊材料制作而成的,普通人一看则会陷入短暂的眩晕中。

  

其实他们不能被称之为士兵,他们可是在国际上有着赫赫凶名的“雇佣兵”

  

在佣兵的世界里从来都没有仁慈的说法,大家都是过着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一个不留神就会灰飞烟灭。

  

而在佣兵界这个圈子里有个鼎鼎有名的传奇,那是一个20出头的年轻人。

  

他有着超强的头脑和强壮的身躯,在雇佣兵界享有盛誉。

  

据说,只要由他带领的每一次战役,从来就没兵败过。

  

而那位年轻人就是现在被人们尊称的“龙皇大人”

  

此时,在庄园最深处的会议室里,一张刻有五爪金龙的古典长桌两旁坐满了人,不用说了也知道,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一些中流砥柱的人。

  

“哎,你们说老大已经失踪了一个多月,会不会又是在哪个国家寻花问柳,夜夜做新郎吧?”一旁喝着伏特加的魁梧壮汉,操着一口很不流利的中文说道:老大他那人我可是知道的,想当年他也是有个不一样的外号,人称欧洲种马。”

  

“基本上欧洲的那些王室,富商的女人全被老大睡过你们知道吗?”

  

“还有,我告诉你们……”

  

“巨熊,你够了啊!”坐在主位旁的那位妖艳女子忍不住呵斥道。

  

妖艳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龙皇佣兵团”的创始人之一,人送外号“邪眸妖姬”

  

女人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华夏人,但是却有着一双不同于常人的眼睛,很妖异也很邪异,这也正是她外号的得来。

  

“哎!妖姬你这是啥意思?”

  

“我这是在述说事实而已,你怎么还急眼了呢?”巨熊是个大老粗,直来直往的。

  

“你阐述事实,你就滚外面去说。”

  

“别在这打扰老娘!”妖姬也是一个暴脾气。

  

不过也怪不得她,长久以来一直和一群大老爷们生活在一起,说话做事基本上和男人没多大区别了。

  

不过她还是有属于小女人的一面的,她心底的那份柔软只属于一个叫萧抚尘的男人。

  

“我怎么就胡说八道了?这本来就是事实好不好?”巨熊争辩着。

  

“我管你说的是不是实话,你再说信不信老娘抽你!”妖姬欲要起身动手。

  

“哎哎哎!”

  

“大家都是文明人,你这样就不太好了吧?”巨熊见妖姬要动手,立马怂了。

  

“呵呵,还文明人,怂了就是怂了,说这么多废话干嘛呢?”妖姬轻佻的笑了一声,笑声中满是嘲讽。

  

“咚咚咚!”

  

“肃静!你们这样成何体统?”一位正在闭目养神的中男人睁开了眼,敲了敲桌子训斥道。

  

“战龙,本来就是这没头脑的莽夫先这胡说八道的好不好?”妖姬有点不爽了。

  

“啥玩意?你竟然说我是莽夫?”巨熊也怒了,他平时最不喜欢人家说他有勇无谋的莽夫。

  

“说你咋滴了,你不服?”

  

“华夏语都说不好,就别来这丢人了,行不行?”妖姬嗤笑道。

  

“妖姬…你!”巨熊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妖姬怒道。

  

“我什么我?你这熊瞎子别在这打扰老娘的清净。”妖姬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一时间曲线毕露。

  

“我…”巨熊被妖姬一句话呛得哑口无言。

  

“你!”

  

“哼!用你们华夏的语言来说,好男不跟女斗。”巨熊哼哼道。

  

“哎呀,今天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妖姬也站起来了。

  

“够了!”

  

“你们还没完没了了是吧!”战龙忍不住了,直接一拍桌子。

  

“太吵了,打扰到我查阅资料了。”妖姬对面的冷艳女人冷淡的说了一句。

  

“嫣儿妹妹,话也不能这么说啊。”

  

“还不是这没头脑的莽夫,在这胡说八道。”妖姬娇媚的笑道。

  

就在这时,会议室外传来了一道低落哀伤的声音:“盛装伪笑语,相思半,犹奏离歌。奈何桥头,无语对孟婆。相思怨,化做想思泪,唤祢前生零落记忆……”

  

“哎!烦闷烦闷啊!”

  

随后,一名穿着白西装的年轻男子缓缓的走了进来,胸前还插着一朵白菊花。

  

男子的相貌算不上特别英俊,但是身上的那股若有若无的出尘气质,无时无刻都在吸引着人,男子不是别人真是他们的老大,鼎鼎有名的“龙皇大人”萧抚尘。

  

“老大?”

  

“抚尘?”

  

“你怎么穿成这样啊?”众人有些无语,这又闹那样啊?

  

“阿豆死了…”萧抚尘的脸上写满了低落。

  

“阿豆是什么东西啊?老大?”巨熊问道。

  

“哎!”萧抚尘仰天长啸一声,缓缓的走向最上方的主位。

  

“抚尘,你快说说啊。”

  

“这阿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妖姬见男子那一副模样,有些着急。

  

“不用管他,阿豆是一株盆栽。”林嫣儿敲打着键盘,淡淡的说道。

  

“啊咧?盆栽?”众人有些无语,不就是一株盆栽吗?至于搞成这样吗?

  

这也太无厘头了吧。

  

“哈哈哈!”

  

“还是嫣儿你懂我啊!”萧抚尘改变了之前的模样,大笑一声。

  

随后,捏了捏林嫣儿那俏美的脸蛋。

  

“你干什么?”林嫣儿红着脸嗔怪道。

  

一旁的妖姬见了十分的不平衡:“抚尘,你也来捏捏我的脸蛋。”

  

“额,你的?”

  

“还是算了吧。”萧抚尘摇摇头。

  

“哼!你给我等着!”妖姬冷哼一声。

  

“好了,我们言归正传。”萧抚尘苦笑的说道。

  

“嫣儿,打开ppt”萧抚尘看向林嫣儿。

  

“嗯,我知道了。”林嫣儿应了了一声,便在键盘上敲着。

  

不一会,ppt上面就出现了一些内容。

  

“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吧。”

  

“排名比较靠前的圣盾佣兵团,在非洲大陆上与我们争夺金特里这块大肥肉。”萧抚尘缓缓的述说着。

  

“如果我们再不行动的话,可能会失去这一大块肥肉。”

  

“这次把大家召集来,是想听听你们的意见的,我们该如何行动的。”萧抚尘看着下方正在讨论着的众人。

  

“诡龙,你先说说你的想法吧。”萧抚尘看着那名戴着金丝眼睛的男人说道。

  

那男人一看就是整个佣兵团里的军师。

  

“对于这次的行动方案,我有两点要说的。”诡龙站起来,环视着众人。

  

“第一,我们可以和金特里当地政府展开合作,把圣盾佣兵团赶出去。

  

“到时候,让他们给我们一个合法的驻扎权,再外加一个开采权。”

  

“第二,我们可以联合非洲当地的一些土著部落。”

  

“好了,我说完了。”诡龙坐下了。

  

萧抚尘摸了摸下吧,开口道:嗯,诡龙的方案很不错。”

  

“不过,就只有驻扎权和开采权是远远不够的,要让当地政府给我们每个人最少颁发一个上尉的军衔。”

  

“还有,和当地土著补了展开合作时,一定要仔细的探查探查对方的底细,免得到时候出了内鬼。”

  

“别忘了我们上次的行动!”萧抚尘的语气异常的严肃。

  

“好了,大家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吗?”萧抚尘看着众人问道。

  

“老大,我还有个方案。”

  

“不知当讲不当讲?”一位戴着斗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阴邪气息的男子站了起来。

  

“毒龙,有方案你就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婆婆妈妈的了?”萧抚尘皱着眉头。

  

“我新研发了一种毒气弹,名为h—65他可是有着异常大的威力,基本上只要闻过的人就会立马暴毙。”说着,毒龙拿出了自己的实验数据,递给萧抚尘查看。

  

“嗯?毒龙你这个毒气弹的剂量能不能调到最低?”萧抚尘问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没有一点点杀伤力,只会让人们陷入昏迷中。”

  

“好!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萧抚尘叫好。

  

“你研制出可解药了吗?毒龙?”

  

“还没,不过回生正在研制。”毒龙看向坐在他对面,同样也是一袭斗篷的回生。

  

不过回生了斗篷是白色的,而毒龙的斗篷是黑色的。

  

阴阳双生,相生相克。

  

“其实你们可以想一想,圣盾佣兵团的背后是谁?”

  

“是米国,那这又跟毒龙的毒气弹有什么关联?”

  

“嗯。难不成你是想…”战龙眯了眯眼睛,看向了萧抚尘。

  

“聪明!我们可以让毒龙把毒气弹的剂量调到最小,然后投放在非洲各地。”

  

“随后再散播消息出去,嫁祸给圣盾佣兵团,让世界的目光都投向圣盾佣兵团背后的米国。”

  

“然后就轮到我们站出了当救世主了。”

  

“一来,我们可以可以请求非洲各国的联合。”

  

“二来,也能让非洲各国对我们产生好感。”

  

“这不就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没错,这个办法可行。”众人点头赞同。

  

“不愧是我叶轻羽看上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妖姬看着萧抚尘妩媚的一笑,还不忘舔了舔嘴唇。

  

“你知道我不一样就好,不过我可没承认你是我的女人哦。”萧抚尘淡笑着。

  

听到萧抚尘这么说,妖姬丝毫没有打退堂鼓的迹象,反而笑呵呵的说道:“不管你拿不拿我当你的女人,反正我这辈子吃定你了。”

  

“咳咳,妖姬这么多人都在呢,注意一下分寸。”萧抚尘干咳几下。

  

“怎么?不好意思了?等会还有让你更不好意思的事发生呢。”妖姬缓缓的走到萧抚尘的身旁,对着萧抚尘的耳朵吐气如兰。

  

萧抚尘一把把妖姬推开,对众人说:“好了,具体事项我也已经交代完毕了,你们都先下去吧。”

  

“嘿嘿,老大你可得注意身体啊!”巨熊露出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

  

毒龙几人也是那样的笑着。

  

“对了,智猴留一下。”

  

“我有事要问你。”萧抚尘似乎想起了什么。

  

“是的老大。”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的精廋男子应道。

  

一时间会议室里只剩下萧抚尘妖姬等人。

  

“妖姬,你也走吧。”

  

“等会还有一些事要交给你去做。”萧抚尘看向妖姬。

  

“那好吧,等姐姐办完事再回来找你。”妖姬也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

  

随后,对着萧抚尘给了个飞吻便走出门外了。

  

“哎,你们说老大能坚持多久啊?”巨熊猥琐的笑道。

  

“我赌五十万,30分钟。”诡龙直接说道。

  

“八十万,50分钟。”回生押下筹码。

  

“回生,我跟你八十万。”毒龙摸了摸戴在手指上的戒指。

  

巨熊笑着说:“我押一百万,赌老大有一个小时。”

  

“战龙,你呢?”几人问道。

  

“我赌200万,1分钟。”战龙说道。

  

“哈哈哈!1分钟?”

  

“战龙,要是让老大听到你这么说,他不得抽死你。”众人哈哈大笑。

  

“你们在这笑什么呢?”妖姬走了出来,冷声道。

  

“啊?啊!没什么,没什么。”

  

“我们只是在看看风景罢了。”毒龙连忙解释。

  

“哼!”妖姬冷哼一声,便走了。

  

只留下了一脸苦笑的的几人。

  

“快点拿钱来你们,愿赌服输知道吗?”战龙得意的说道。

  

“啊,那什么我家里还有衣服没收呢,我先走了啊。”毒龙丢下一句话,便跑的没影了。

  

“呵呵,我们也忘记收衣服了,拜拜。”巨熊几人快赶紧的溜了。

  

“这群王八蛋!”战龙笑着摇摇头,也走了。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罢了。

  

“智猴,我上次交代你创立公司的事做的怎么样了?”萧抚尘开口问道。

  

“老大,公司前期开展的都还挺好的。”智猴苦涩的说道“只是最近有几家公司在联合打压我们。“不用想也知道这几家公司背后的人是谁。”萧抚尘平淡的说道。

  

“那老大,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智猴问道。

  

“没关系,只要他们想玩我们就陪他们玩玩。”

  

萧抚尘面露战意的说道“智猴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做了,你的做事我放心。”

  

“是,老大。”智猴应道。“哦,对了这次别把我们的对手脸打太重,轻点打就行了。”萧抚尘不屑的说道。

  

“没问题老大,打脸这种事我最擅长了。”智猴笑道。

  

“好了智猴,这件事你立刻着手去去做。”萧抚尘摆摆手示意智猴退下。一时间会议室里只剩萧抚尘和林嫣儿。

  

现场的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