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第八十九章 没这规矩

  

“fuck you!华夏的臭老鼠!”加拜伦哈哈笑道。

  

“我再问最后一边,谁才是臭老鼠?”萧抚尘眼神不善的盯着加拜伦。

  

“哈哈哈!你们华夏人都是臭老鼠!”加拜伦强硬的叫道。

  

“聒噪!”萧抚尘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随即萧抚尘在加拜伦的胸口处轻轻一点。

  

“啊!”

  

“你对我做了什么!”加拜伦痛的直打滚。

  

萧抚尘笑了笑“没对做什么,只是让你体验一下被千万只蚂蚁咬的那种感觉而已。”

  

“你…啊!这…这种感觉…我受不了了!”加拜伦本来满是鲜血的脸上因为疼痛整个脸都扭曲在了一起。

  

“我在问你最后一遍,到底谁才是臭老鼠。”萧抚尘居高临下的注视着加拜伦。

  

加拜伦已经受不了了,于是他连连求饶“我…我才臭老鼠…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好难受啊!”

  

“还有一件事,到底是让你来杀我的。”萧抚尘双眼微眯,问道。

  

“我…我不知道…求…求你杀了我吧。”加拜伦的身上又痛又痒,十分难受。

  

萧抚尘掐住了加拜伦的脖子,说道:“杀了你?我现在就满足你这个要求。”

  

“你…到底是…是谁?为…为什么会这么强?”加拜伦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这句话。

  

“呵呵,我记得我在你们那个圈子里的代号好像是叫断天”萧抚尘掐着加拜伦脖子的手微微一用力,加拜伦的脖子直接被萧抚尘给捏断了。

  

“你…你竟然是排…第四的…的…断…断天…”加拜伦彻底的断气了。

  

加拜伦死的冤啊,要是自己知道萧抚尘的身份的话,当初也就不会为那么一点小钱来惹这一尊大神了。

  

“真是晦气,本想从他口中得知是谁要害我的,结果一问三不知。”萧抚尘捡起了之前被自己丢在一旁的雨伞。

  

“得叫瘸子他们过来收拾收拾啊。”萧抚尘看着周围散落得弹壳和被破坏的植物,以及染着加拜伦鲜血的地面。

  

萧抚尘撑着雨伞拨打了李瘸子的电话。

  

“喂,萧爷您找我有事吗?”李瘸子毕恭毕敬的打着招呼。

  

“刚刚有个杀手想要杀我。”萧抚尘掏出一根烟点上。

  

“萧爷您没事吧?需要我带人过去支援您吗?”李瘸子有些着急的问道。

  

萧抚尘看着加拜伦的尸体,笑道:“你觉得我要是有事还能给你打电话吗?”

  

“这倒是也是,不好意思萧爷,是瘸子着急了。”李瘸子有些不好意思。

  

“我给你电话就是让你带人来我清理一下现场,别等到时候留下痕迹了。”萧抚尘靠在一旁的树上。

  

“那萧爷您在哪?我这就派人去找你。”李瘸子问道。

  

“我在老城区这一块,你带人就行了。”萧抚尘说出了自己的位置。

  

“好的萧爷,我这就带人过来。”李瘸子挂断了电话,立马带着少许人马前往萧抚尘所在的位置了。

  

等了大约二十分钟,李瘸子带着人过来了。

  

李瘸子走到萧抚尘面前,低着头说道:“萧爷,我们来晚了。”

  

“没关系,你们还是先把现场收拾一下吧。”萧抚尘拍了拍李瘸子的肩膀。

  

得到了萧抚尘的指令后,“听到萧爷的话了吗?你们快把现场收拾干净。”

  

“是的,萧爷瘸爷。”马仔们立马清理起了现场。

  

“萧爷,到底是谁雇佣杀手来杀你的?”李瘸子在萧抚尘耳边小声问道。

  

萧抚尘看着正在清理现场的众人,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问他的时候他也是一问三不知的。”

  

“那这件事萧爷就这么算了?”李瘸子观察着萧抚尘的脸色。

  

“瘸子我问你,如果有人雇佣杀手来杀你的话,你会怎么做?”萧抚尘转头盯着李瘸子,问道。

  

“如果有人想要杀我的话,只要让我知道了那个人是谁,我一定会亲手找回场子的。”李瘸子凶狠的说着。

  

萧抚尘轻笑一声“那不就得了吗?只要让我知道了那个人是谁得话,哼哼!我会让他知道尘哥不是好惹的。”

  

“不过萧爷,您刚来南海也多长的时间,得罪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估计雇佣杀手来杀你就是那些人吧。”李瘸子抬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说道。

  

“呵呵,除了他们还会有谁呢?针对我倒是无所谓,他们想要玩我就陪他们玩到底,如果他们要是敢对老子身边的人出手的话,老子不介意送他们去地府走一遭。”萧抚尘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

  

虽然萧抚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不轻不重的,但是李瘸子知道,萧抚尘说出了这句代表着什么。

  

要是真的有蠢货对萧抚尘身边的人动手的话,后果是怎样李瘸子不敢想象。

  

“萧爷,要不去袁爷那坐坐吧?您的衣服也淋湿了,等会感冒了就不好了,这里交给他们做就行了。”李瘸子提议道。

  

“行吧,那就去老袁那做做吧,正好我还有点事想问问郑千峰。”萧抚尘点点头同意了。

  

“那萧爷我为您打伞吧。”李瘸子弯着腰说道。

  

萧抚尘皱着眉头,有些不高兴说道:“瘸子,不要总把你自己当作下人,我们是兄弟,不用老是想着为我们打伞端茶这些之类的,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明白?”

  

“萧爷,您的意思瘸子都知道,瘸子很感激您和袁爷,如果没有你们两个的话,瘸子早就不在这世上了,所以这一切都是瘸子自愿做的,还望萧爷您能理解。”李瘸子满是感激的说着。

  

“自愿个屁!和着老子以前跟你说的那么多你都当耳旁风了是吧?”萧抚尘冷冷的说道:“老子不是说了吗?你是我和老袁的兄弟,别总把自己当下人,当一条狗知道吗?”

  

紧接着,萧抚尘又是说着“还有,把你自己的脊梁给老子挺直了,知道吗?别动不动的就向我和老袁弯腰,我们没这规矩,我们的规矩是有酒一起喝有肉一起吃,所以瘸子,你以后别再跟我老子整这些东西了,知道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