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第三十三章 自我催眠

  

此时萧抚尘怀里的楚贤淑也睁开了双眼,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就这么柔情看着萧抚尘。

  

“贤淑,不多睡会吗?”萧抚尘柔声问道。

  

楚贤淑看着男人那刚毅的面容,一时间竟看痴了。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萧抚尘下意思的摸摸自己的脸。

  

楚贤淑笑而不语,只是把脑袋贴在萧抚尘胸膛上。

  

“贤淑,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我可以向你保证。”萧抚尘紧紧的搂着楚贤淑。

  

“嗯,有你这句话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楚贤淑柔声说道。

  

“嘶!”楚贤淑眉头微皱,一副痛苦的模样。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萧抚尘问道。

  

“没…没事…就…就是下面有…有点疼…”楚贤淑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直接把头埋在萧抚尘的怀里。

  

萧抚尘听后也很是愧疚,昨天就只顾着自己了,忘了女人还是第一次。

  

“对不起贤淑,昨晚是我不好只顾自己让你受苦了。”萧抚尘满是歉意的看着女人。

  

楚贤淑抬起俏头深情的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没关系的你不用自责,我多休息休息就行了。”

  

“饿了吗?”萧抚尘抚摸着女人的秀发。

  

“饿了。”楚贤淑点点头。

  

萧抚尘亲了亲女人的脸蛋“你好好休息,我去为你做饭。”

  

萧抚尘起身穿好自己的衣服先去洗漱,随后便下楼进了厨房忙活起来。

  

不一会,萧抚尘端着一碗香喷喷的粥回到了楚贤淑的房间。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就随便做了点。”萧抚尘把粥放在了床头柜上,把楚贤淑慢慢的扶起来。

  

“只要你做的我都喜欢吃。”楚淑贤幸福的说道。

  

“嗯,你能这么说我很高兴。”萧抚尘笑了笑。

  

“来,我喂你。”萧抚尘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子的周期,轻轻的吹了吹,几次确认过温度合适之后便往楚贤淑的嘴边送去。

  

楚贤淑张开了小嘴,乖巧的把萧抚尘送到嘴边的粥喝了下去。

  

“好吃吗?”萧抚尘有些期待的问道。

  

“嗯,我还要吃。”楚贤淑点点头。

  

就这样俩人一个负责喂,一个负责吃。

  

一碗香气四溢的粥很快就被楚贤淑吃完了。

  

“吃饱了吗?不过的话厨房还有。”萧抚尘端着碗询问道。

  

“已经吃饱了。”楚贤淑满足的说道。

  

“那行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去公司上班了。”萧抚尘把碗放下,扶着楚贤淑躺了下来为女人把被子盖上。

  

楚贤淑抬手摸了摸萧抚尘的脸庞“你就去安心的工作吧,我会好好休息的。”

  

“嗯,晚上等我回来为你做饭。”萧抚尘在楚贤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便走出了房间。

  

待萧抚尘走后,楚贤淑像个小女孩一样抱着萧抚尘睡过的枕头甜甜的笑着。

  

昨天和萧抚尘的一夜缠绵,楚贤淑现在回想起来都还是害羞无比。

  

“滴滴滴…滴滴滴…”萧抚尘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了。

  

萧抚尘看是夏夕颜打来的电话就接听了。

  

“老…”

  

“萧抚尘你要死啊!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还不来公司!”

  

“给你打电话你又不接!你还想不想干了!”没等萧抚尘话说完,夏夕颜就直接大声的呵斥着萧抚尘。

  

等夏夕颜说完,萧抚尘什么都没感觉到,就只觉得耳朵一阵生疼。

  

“你什么时候给我打过电话,我怎么不知道。”萧抚尘弱弱的问道。

  

“萧抚尘!你还有理了是吧!我告诉你十分钟之内没到公司我要你好看!”夏夕颜说完也不管萧抚尘是何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艹!这女人还真把老子当下人使唤来使唤去去了啊!”萧抚尘不断的怒骂着夏夕颜。

  

不过骂归骂,萧抚尘还是很无奈的打车前往公司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萧抚尘看着夏氏集团的大门,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尘哥,您来了。”王飞打着招呼。

  

“嗯。”萧抚尘点点头直接乘坐电梯到夏夕颜的办公室去。

  

“老婆,我来了。”萧抚尘说了一声,直接一屁股走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夏夕颜抬起头目光冷冽的看着萧抚尘“哟!你还知道来上班呀,我还以为你出车祸了呢,不过你出没出车祸都一样,反正都是废人。”

  

萧抚尘一脸尴尬,妈的!这女人嘴真毒啊!

  

“诶诶!老婆话也不能这么说吧,尘哥我还是很有用处的。”萧抚尘为自己辩解着。

  

说完,萧抚尘便板着指头数着自己的优点。

  

“说完了吗?”夏夕颜面色阴沉的像是要滴出了水一样。

  

“还没呢,我告诉你我还有很多很多的优点。”萧抚尘又自顾自的念叨起来。

  

“萧抚尘!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夏夕颜爆发了,她实在是忍不了。

  

“我为什么要滚出去,我待在自己老婆的办公室不是很正常吗?”萧抚尘伸手去拿摆在鱼缸旁的花瓶,拿在手上不断的把玩着。

  

突然,萧抚尘一个没拿稳手中的花瓶向下摔去。

  

“啪!”

  

花瓶清脆的破裂声,在整个办公室传开。

  

老天保佑这不是真的,老天保佑这不是真的,萧抚尘在心里不断的催眠着自己这一切都只是个幻觉,只是他在做梦罢了。

  

可是事与愿违,人每每想逃避的事物往往都是最真实的事物。

  

萧抚尘感觉后背一寒,本能告诉他再不逃今天就要彻底交代在这了

  

于是萧抚尘继续心里催眠“没看见我,夏夕颜那女人没看见我…”每说一句萧抚尘就往办公室门口处挪动一步。

  

就在萧抚尘快要逃出夏夕颜办公室的时候。

  

“站住,你想到哪去啊,萧抚尘摆摆。”夏夕颜的寒冷刺骨的声音传了过来。

  

“呵呵…呵呵…”萧抚尘转过头,苦涩的笑着。

  

“你打烂了我的花瓶,就想这么轻易的离开了?”夏夕颜的脸色越说越冷,语气也越说越寒。

  

“老婆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您就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这小人物计较了呗。”萧抚尘越说越没底气,声音也越来越小。

  

夏夕颜看着地上的花瓶残渣觉得有些好笑“想要我饶了你?你觉得可能吗?”

  

“额…老婆咱俩谁跟谁啊,这点小事就算了呗。”萧抚尘试图打感情牌。

  

“算了?你觉得可能吗?”夏夕颜问道。

  

萧抚尘一个劲的点头,说道:“一切皆有可能。”

  

“我告诉你!这绝对不可能!”夏夕颜从抽屉里拿出了那把令萧抚尘胆寒剪刀。

  

萧抚尘见事情不妙决定还是立马开溜“那啥,老婆你先忙我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啊,要注意身体哦。”

  

说完,萧抚尘什么也不管了直接以最快的速度闪出了夏夕颜的办公室。

  

“萧抚尘!你个混蛋!”夏夕颜把剪刀用力的往地上一摔,用来宣泄自己的情绪。

  

跑出夏夕颜办公室的萧抚尘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还好我跑的的快 ,要不今天可就真的完蛋了。”萧抚尘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