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第六十二章 你就是我的一切

  

“是是,以后我们几人绝对不会再出现在爷爷您的视线中了,您就放心吧。”说完,四人便抬着昏死过去的黄发青年以及另外两名昏迷不醒的青年走出了自助火锅城。

  

萧抚尘看着桌子上的一片狼藉,以及被自己砸坏了一些东西,不禁摇头“唉,这都是什么事啊,好好的一顿午餐就这么被搅合了。”

  

“英雄!英雄!”这时一位带着眼镜挺着个啤酒肚的中年大叔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有些兴奋握住了萧抚尘的手。

  

“啊咧?你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能不能把手松开?”萧抚尘被这中年大叔的举动给弄懵了,为什么眼前的这个胖子见了自己会这么兴奋。

  

“哦哦,不好意思啊。”那名中年大叔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失态的,于是他松开了握住萧抚尘的手。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严安成,是这家店的老板。”严安城有礼貌的向着萧抚尘和楚贤淑介绍着自己。

  

萧抚尘看着周围被自己破坏的一些东西,有些歉意的说道:“原来您就是这家店得老板啊,我还正想找您呢,不会意思,把你这里得一些东西给砸坏了,您说个价格,我会如数赔偿给您的。”

  

严安城连连摆手,丝毫就不在意被萧抚尘砸坏的这些东西“这哪能让你赔偿呢?我感谢您都还还来及呢,这点东西您完全不必放在心上。”

  

“这位是您的夫人吧。”严安成看向楚贤淑。

  

“嗯,她是我的夫人。”萧抚尘看着楚贤淑脸上满是笑容。

  

“夫人您好。”严安成有礼貌的向着楚贤淑问好。

  

“您好。”楚贤淑心里有些开心,因为这是萧抚尘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承认自己是他的女人。

  

严安成用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框,向着两人鞠了一躬“这位先生,谢谢您为本店解决了一个**烦,您是我的大恩人啊!”

  

“额…我只是出手教训了他们一下,这么又变成了为你们解决了麻烦,变成了你的恩人了呢?”萧抚尘有些云里雾里的,他不知道自己眼前的胖子在说些什么。

  

“是这样的,以前那些小混混有事没事的就喜欢来本店收取保护费并且调戏一些女客人,久而久之,一些顾客都不敢来本店吃东西了。“严安成挠挠头,有些苦恼“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没办法与他们对抗,所以只能默默得忍受着。”

  

“知道您的出现,拯救了本店于水火之中。”严安成有些欣喜的说道,随后他又向着萧抚尘二人鞠了一躬“谢谢您,恩人。”

  

“你说的有点过了,恩人算不上,我只是为了保护我的女人才出手的。”萧抚尘捏了捏楚贤淑的小手。

  

看着两人的模样,严安城不禁笑道:“您和贵夫人真恩爱啊。”

  

“呵呵…”萧抚尘轻笑一声。

  

“看着您二位,让我想起了我和我的夫人以前的那些美好时光。”严安成回想了自己夫人还健在时,自己和她度过的那些甜蜜而又美好的时光。

  

萧抚尘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恕我冒昧的问一句,贵夫人她?”

  

“她已经去世了,去世了很多年了。”严安成苦涩的笑着。

  

萧抚尘满是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是我不好,让您想起了以往的那些伤心事了。”

  

“没事,我只要遵守好和她的约定,守护好这家属于我和她的这家火锅店就行了。”严安成倒显得有些洒脱。

  

萧抚尘和严安成闲聊了一会儿后,便要结账告辞了。

  

“一共多少钱?算上我砸坏的这些东西?”萧抚尘看着周围的一片狼藉,心想“自己的破坏力有这么大吗?”

  

严安成摇摇头,表示自己的不收取萧抚尘的一分钱“您不必给钱,您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了,我如果在收您的钱的话,那我这家店也没有开下去的必要。”

  

“钱是必须要给的,你这样让我挺不好意思得。”萧抚尘觉得自己砸坏了人家的东西,反而人家让自己不用赔偿,这让萧抚尘挺不好意思的。

  

严安成的态度很是坚定的说道:“先生,您真不必给钱了,我感谢您都来不及,怎么还能再收您的钱呢?”

  

而萧抚尘的态度也很坚定“这两件事一码归一码,吃饭的钱您可以不收我的,但是我砸坏的这些东西,我必须要赔偿,这是原则问题。”

  

严安成沉思一会儿后,开口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给个三千吧。”

  

最终,应严安成说的价格,萧抚尘给了他三千块的赔偿金。

  

随后拉着楚贤淑走出了那家自助火锅店。

  

走出门,楚贤淑有些惋惜的说道:“抚尘,那个老板人挺好的,只是没想到他的妻子那么早就去世了,真可惜啊。”

  

萧抚尘无奈的耸耸肩,哀叹道:“没办法,生老病死,乃人生必要经历的事,只能愿那个老板下半辈子过的幸福吧。”

  

“嗯。”楚贤淑点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祝福那个老板下半辈子会幸福,但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世间的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呢?就算是终成眷属了,那为什么又不能长相厮守呢?

  

一时间,楚贤淑陷入了沉思之中。

  

“走吧,我们现在还是先去看电影吧。”萧抚尘见女人的心情有些低落,便提议去看电影。

  

随后便拉着女人的小手,走进了电影院。

  

买好票后,两人找到的相应的位置坐下,等待着电影的开场。

  

在等待电影的开场时候楚贤淑问了一个之前问过的问题“抚尘,有一天你会抛弃,不要我吗?”

  

“傻丫头,你在想些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抛弃你,不要你的呢?”萧抚尘柔声说道:“你就是我的一切,我怎么可能会把我的一切给舍弃了呢?别想这么多,相信我,我会一直爱着你的。”

  

“这枚戒指即是象征,它代表着我萧抚尘会一直爱你楚贤淑,绝对不会抛弃你,不要你的。”萧抚尘低头吻了吻戴着戒指的纤细小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