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第七十三章 你们俩也该消停了吧?

  

“这…这你肯定是听错了,老子绝对没有做过这种事。”雷震天的老脸越来越红了。

  

“呵呵。”老算命笑而不语。

  

就在这时一名白头发白胡须的老者踢门而入,指着雷震天骂道:“雷老怪你个狗日的赌钱就赌钱,你竟然把老夫炼药炉偷去抵债了,要不是人家念我是长辈退还给我了,要不然老夫一定要弄死你!”

  

白发白胡须不是别人,也是和老算命雷震天同一时代站在顶端上的强者,玉清子。

  

“老玉你就别生气了,我当时也不是故意的。”雷震天陪着笑容说道。

  

“你给老子滚!要不是今天看天老头在这,老子早削你了。”玉清子很少动怒的,一直以来他都是一副温和慈祥的形象,可见这次他是真的动怒了。

  

随后他坐在了老算命的旁边,很是随意的拿起茶壶为自己沏茶,品了一下茶的味道后,玉清子赞叹道:“好茶!好茶!天老头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了你泡茶的手艺不退反涨啊,比我那小童泡的茶不知道要好喝多少倍。”

  

“呵呵…你喜欢就好。”老算命看着玉清子那一脸陶醉的样子不禁轻笑一声,要是让玉清子知道他从茶壶里倒出来的茶水是雷震天喝过之后的会是怎样的反应。

  

想到这,老算命哈哈大笑着。

  

“嗯?天老头你在笑些什么?”玉清子见老算命一直在狂笑,觉得有些奇怪。

  

“你还去问问雷老怪吧,哈哈哈。”老算命笑道。

  

玉清子看向一旁讪笑不已的雷震天,问道:“雷老怪你快给老子说说天老头在笑些什么?”

  

“额…这…这个…”雷震天有些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

  

“你快给老子说!你要是再不说的话你就别怪老子动手了啊!”玉清子把茶杯往桌上一拍,催促道。

  

雷震天只好开口说道:“其实你倒茶的茶壶被我喝过用过了。”

  

“什么!你是说老子刚刚一直在喝你口水?玉清子一拍桌子,怒视着雷震天。

  

“你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你把老子的炼丹炉偷去也就算了,现在还让老子喝你口水!”玉清子身上的长袍无风自动。

  

雷震天连连后退,小声的说道:“我这刚想说的,但是还没开口你就已经倒进了茶杯里,所以这责任不全在我这啊,你也有一部分责任的。”

  

“你竟然还敢说我有责任?你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说完,玉清子正要动手。

  

“别别,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雷震天有些怂了,要说实力自己和玉老怪是不相上下的,但是玉清子绝对比自己要疯狂,上次的那场大战他可是亲眼见识到玉清子的疯狂。

  

老算命见气氛有些不对便出来打了圆场“玉老怪你就算了吧,这件事确实和雷老怪的关系不大,是你自己没问清楚就直接喝了。”

  

玉清子听了老算命的话后气消了几分,但是他依然没有打算饶了雷震天的意思“行,这件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但是你偷老子炼丹炉的这件事怎么算,你这厮偷什么不好你非要老子的炼丹炉。”

  

“我当时也没多想嘛,当时头脑一热就把你那炼丹炉给拿去嘛。”雷震天很是尴尬,早知道当初就应该戒赌了,害的自己现在变成了这幅模样。

  

“你头脑一热?你觉得你说这话我会相信你吗?”玉清子冷着脸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雷震天问道。

  

玉清子听后露出了一副和萧抚尘一摸一样得狡诈笑容“很简单,我最近可是听说你手中有一株寒鳞果,我也没多大要求,你就分我个三四颗我就不跟你计较。”

  

“没…我手上没有寒麟果,你听的肯定是谣言,谣言。”雷震天有些慌了,那可是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宝贝啊,要是就这么的送出去了岂不是自己要亏大发。

  

“呵呵…”玉清子冷笑一声,说道:“你想把老子当猴耍?老子练了这么多年的药材了在加上当初也曾得到过那寒龙果,你真当老子闻不出来那寒鳞果独有的气味吗?”

  

“这…要不还是算了吧,我给你点其他的东西行不行?”雷震天试图用其他的宝贝来应付玉清子。

  

可谁知道人家玉清子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铁了心的想要雷震天手中的寒鳞果。

  

“你给不给?你不给那就别怪老子不顾这么多年的兄弟情谊对你动手了啊。”这次玉清子是真的想要动手教训雷震天了。

  

这如此情况下,雷震天思索了几秒后,便忍着心疼从腰间拿出了自己好不容易才搞到手的寒鳞果,摘下四颗带有鳞片并且散发着阵阵寒气的果实丢给了玉清子。

  

寒鳞果到手后,玉清子很是满意的大声笑着。

  

而雷震天就不一样了,他的脸上尽是心疼之色,奶奶滴,本来就只有七颗寒鳞果,现在一下子给了四颗出去,雷震天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玉清子还不罢休,他继续奸笑道:“老雷啊,那寒鳞果你就再给我几可呗,等我把大还魂丹练好之后我分你几颗怎么样?”

  

“你给我滚!你真当我这寒鳞果是大白菜你想要几颗就要几颗啊。”雷震天怒吼道。

  

“我说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啊,咱们好歹也认识了这么多年了,你咋还是这么小气呢?大方一点,大气一点不行吗?”玉清子看着雷震天那心疼的模样觉得甚是好笑。

  

雷震天有种想要和玉清子同归于尽的感觉,刚刚还说什么翻脸不认人一定要好好教训我这些之类,现在可到好又说什么都是认识了这么多年的兄弟,相识了这么多年的老友。

  

“我说你们俩也该消停了吧,你们自己说说你们在这打扰了老夫多久的清静。”老算命忍不住说道。

  

两人听后又重新坐下了,玉清子问道:“天老头,最近抚尘那小子怎么样了?”

  

老算命重新泡了一壶茶之后,回答道:“还能怎么样,不还是老样子嘛,跟以前一样的狡猾,总是喜欢到老夫这来讹点好东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