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女总裁的霸道佣兵

第六十五章 戳到痛处

  

“苏雪妹妹,你怎么了?”楚贤淑见苏雪脸色有些苍白,便问道。

  

“我…我没事。”苏雪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虚弱。

  

这萧抚尘让不禁心想“苏雪啊苏雪,你到底是何方神圣,要是你对我兄弟不利的话,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说完,煞气又释放而出。

  

“不…不好意思…我…我去一趟洗手间。”苏雪有些虚弱的说道。

  

说完,苏雪便小跑去了附近的卫生间。

  

“呵呵,有趣。”萧抚尘看着苏雪的背影,觉得很是有趣。

  

“抚尘,苏雪妹妹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就变成了那副模样了呢?”楚贤淑有些担心。

  

萧抚尘笑了笑“不用担心,她没事。”

  

“现在你知道了她的不寻常之处了吧。”萧抚尘扭头看向袁文飞。

  

“嗯,我会小心的。”袁文飞觉得自己回去之后有必要让人去仔细的查一查的苏雪到底是何来历。

  

“但是我有一个疑问,为什么煞气会对弟妹没用呢?”袁文飞觉得有些奇怪。

  

萧抚尘解释道:“其实这是很正常的事,一些普通人自然是不受煞气的影响的。”

  

“那为什么我会受影响呢?我明明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啊。”对于萧抚尘的这个解释袁文飞觉得有些奇怪。

  

“你当然是不能和他们相提并论的,你再怎么说曾经也是有过修炼古武的经历的,也算是有着古武底子的。”萧抚尘悉心的解释着。

  

“我知道了。”袁文飞明白了萧抚尘话语之中的意思了。

  

一旁的的楚贤淑听的有些云里雾里的“你们在说什么啊?什么古武什么底子啊?”

  

“哈哈,我们只是在讨论电视里的一些情节而已,你说对吧,老袁。”萧抚尘碰了碰袁文飞,他觉得自己的是古武者的事,现在还不能透露给夏夕颜和楚贤淑她们,她们现在知道了这些东西只有坏处没有好处的,所以只能等以后时机成熟了在告诉她们也不迟。

  

“对啊,弟妹,我们只是在讨论电视剧里的情节而已。”袁文飞帮着萧抚尘打了马虎眼。

  

“哦。”楚贤淑半信半疑的点点头,也没再多问,因为她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男人愿意告诉自己的事一定会告诉自己的,所以没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过了一会儿,苏雪缓缓走了过来。

  

“袁爷,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苏雪挽着袁文飞得肩膀声音嗲嗲的说道。

  

袁文飞看了萧抚尘一眼,萧抚尘摇了摇头。

  

袁文飞明白了萧抚尘是什么意思,于是他捏了捏苏雪得脸蛋笑道:“哈哈!没事,像你这样的美人,我无论等多久都不算久。”

  

“袁爷,您真好。”苏雪冲袁文飞撒了个娇。

  

“呵呵,你们就别秀恩爱了,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萧抚尘看着两人恩爱的模样,不禁笑道。

  

袁文飞赞同的点点头“对,我们还是先去吃点东西吧。”

  

四人很快的就来到了袁文飞说了那家餐厅了。

  

袁文飞和萧抚尘等人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包间内。

  

袁文飞点好菜之后,又叫服务生拿来了一箱白酒。

  

“来,老萧,今晚我们不醉不归!”袁文飞举起酒杯冲萧抚尘说道。

  

“我劝你还是别喝酒了,就你那点酒量,到时候可别让人家苏小姐背你回家哦。”萧抚尘自然是不忘损袁文飞几句。

  

袁文飞听后果然不乐意了“嘿!你竟然敢说老子酒量不好?想当年老子可是酒神啊!”

  

“是不是酒神,喝了才知道。”萧抚尘和袁文飞一碰杯,仰头把杯中的白酒的一饮而尽。

  

袁文飞也不甘示弱,也是和萧抚尘一样仰头把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

  

“楚姐,小妹敬你一杯。”苏雪举起酒杯冲楚贤淑笑道。

  

“不好意思,我…我不太会喝酒。”楚贤淑摇摇头拒绝了,自己平时也就只能喝点红酒什么的,要是白酒的话,自己肯定会受不了的。

  

苏雪劝说道:“楚姐,就喝一杯嘛,反正也只喝这么一杯。”

  

在苏雪的再三劝说之下,楚贤淑拿起酒杯和苏雪轻轻一碰杯。

  

“咳咳…咳咳…”

  

楚贤淑只尝了那么一点点,喉咙就像被火烧过一样,呛的她直咳嗽,显得十分的难受。

  

而苏雪则是像萧抚尘和袁文飞那两人一样,直接仰头把杯中的酒尽数喝完,一滴不剩。

  

随后她又给自己倒满了一杯白酒,举起酒杯冲袁文飞和萧抚尘两人说道:“袁爷和姐夫,小女子敬您二位一杯。”

  

袁文飞和萧抚尘对视一眼,双双拿起酒杯和苏雪一一碰杯,三人十分爽快的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喝完酒之后,萧抚尘看向楚贤淑,关切的问道:“贤淑,没事吧?”

  

“咳咳…没…没事。”楚贤淑还在咳嗽,脸色也的红扑扑的,十分的动人。

  

在确认过楚贤淑确实是没事过后,萧抚尘转身又和袁文飞继续喝着酒。

  

在两人喝酒的同时,袁文飞的菜品也全部上齐了。

  

袁文飞拿着其中的一盘生蚝冲着萧抚尘猥琐的笑着:“嘿嘿,老萧,你知道这家店最出名的菜品是什么吗?”

  

“是什么?”萧抚尘问道。

  

“当然就是这个啊,生蚝啊!你难道没听说过吗?生蚝可是男人的加油站哦。”说到这,袁文飞看看萧抚尘再看看楚贤淑,笑的更加的猥琐了。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肾虚?我是不需要靠这种东西的。”萧抚尘看着袁文飞的笑容有一种想狠狠的抽他一大嘴巴子的感觉。

  

袁文飞听后猛地一拍桌子,说道:“你说谁肾虚呢?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切!被我戳到痛处了吧,你个肾虚男,哈哈!”萧抚尘嘲讽着袁文飞。

  

“萧抚尘!我忍你很久了啊!你再说老子肾虚试试!”袁文飞此时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老虎一样,怒瞪着萧抚尘。

  

“如果你没肾虚的话,那为什么我说你,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说白了就是你不行。”萧抚尘还在不断的嘲讽着袁文飞。

  

“萧抚尘!你有种再说一句试试!”袁文飞站起来指着萧抚尘说道。

  

萧抚尘继续嘲笑着袁文飞“啧啧,被我戳到痛处了吧。”

  

“你…你…”袁文飞指着萧抚尘半天都吐不出一个字。

  

“不行就是不行,这是病得治,恰巧我能治,要不是你求我,你求我的话我保准给你治好。”萧抚尘靠在椅子上,懒洋洋的说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