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第2081章 龙少篇,摘肾、捧高(4)

  第2081章 龙少篇,摘肾、捧高(4)

  她可是给了他二十万!

  医院的很多消息都是从他这里获得的!两人并不算是第一次合作,加上她也是查了很久、找熟人托了关系才打听地这个突破口,私心里,她觉得一个急需用钱、背后里也胆大到敢拿钱的这个半大不小的主任是很可靠的!

  毕竟,他不是个正人君子,而往往越是小人才越可靠,因为他们有无数的把柄给他抓!她却忘记了,论钱论势,比她有的人大有人在,自然她也不会料到,这一切的局从一开始就是有人特意为她准备的,她能接触到、见到的医生几乎都被人以各种方式打通了。

  点头,接手的医生老神冉冉道:

  “奥,宋医生因为突发心肌梗塞被送去急救了。金小姐可能不太了解手术的流程,为保手术安全,医院通常会为每台手术配备两名主刀医生,这次手术原本是由他主刀,我作为副手从旁协助,但注射麻药后宋医生因为突发状况昏厥急救,手术一干事宜只能由我全权接手,金小姐放心,手术非常成功,虽然因为宋医生的疏忽病人的一些资料打乱过,差点还影响了同屋隔壁的手术,但很庆幸,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跟您匹配的检测报告,真是好险,幸亏没有耽误时间,给您完成了整台手术!您真是我见过最善良的小姐,居然愿意无偿给陌生病人捐肾,真是太伟大了!即便是作为一个专业主任医师,我都自惭形秽,您放心,您的身体情况我已经全面研读,术后的恢复我会全面负责…….”

  换了口气,医生才指了指一面的锦旗:

  “您看,为了表示感激,病人家属还给您送了锦旗!金小姐您真是人美心善,这人前来求医的病人家境窘迫,您真是雪中送炭啊!”

  医生一番夸夸其谈,金美智只觉得喉头一股血腥气涌动,一口老血差点当场喷了出来:

  什么?

  那个医生居然在那么关键的时候突发疾病?什么宋医生疏忽弄错了病人资料,那分明就是他故意的!该死!她之前辛辛苦苦弄的这一通岂不是在最后一刻被人拨乱反正全都鸡飞蛋打了?

  什么最快的时间?

  他这么尽心尽力干什么?

  错了、除了意外为什么还要给她手术?

  怎么这么巧,医院居然还真有跟她匹配的、需要换肾的病人?

  可是她并没有想要捐肾啊!

  关键是还是一个没用的废人、穷苦的破落户?

  老天这是开什么玩笑?

  眼前一片花白,金美智气得脸也绿了,闭了闭眼睛,一口气差点没直接背过去:

  关键是手术的整个过程,她残存的记忆只有最后宋医生那一张脸跟模糊的悉率声跟似乎是割肉的动静,到底是怎么进行的,有没有那些声音他完全不知道。

  意识还在恍惚着,熟悉的声音却传来:“金小姐,龙少让我过来看看你!”

  倏地睁开眼,金美智脸色越发惨白。

  傅重的脸色很平静,甚至还带着明显的温和:

  “金小姐,以前我还对你有偏见,没想到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原来你这么善良,连陌生人都愿意无偿捐肾,这样大范围的手术同意书连我一个大男人自诩都没有这样的勇气!您真是我见过最勇敢最美丽的小姐了,虽然因为医院的疏忽弄错了,您的肾没能给夫人,但您的心意逡哥还是领的,他特意吩咐我过来的!这医院做事也真是太马虎了,也不说清楚捐肾人,还总说什么保密、保护病人隐私的,结果最后搞错了吧?”

  叹了口气,傅重又略带歉意地继续道:

  “幸亏老天开眼都没出什么大事!也是手术出来了我们才知道还闹了这么个乌龙!金小姐,逡哥暂时还不能过来,毕竟…….慕容小姐算是对龙家有恩!”

  他的意思很明确,慕容云裳捐肾救的夫人,龙驭逡自然要去照顾她。

  气得五脏六腑都淌血了,一口气没上来,金美智直接晕了过去,医生一窝蜂的上前抢救,唇角勾了勾,傅重直接转身往门外走去:

  自作自受!

  她怎么会想到,她所签的医院协议都是真的,她的肾、所有手术都是走的医院的合法流程!她以为只是个虚假的程序为了掩人耳目,殊不知一切都是实打实的!

  哪怕她现在要反悔、要上告,也是投诉无门的,铁一般的证据都是出自她的手笔!谁让她也签了保密协议呢?

  这个哑巴亏,她不吃也得吃!

  自然而然,其实也没少了宋医生从中穿针引线的杰作,看似帮她把一切办的妥帖又成、顺理成章,其实就是一个妥妥的坑,光明正大的摘了她一颗肾,完成了一场手术。这个医院的医生其实并不知情,医院的手术也是他们通过汤励晟的关系进行了调整,他们走的都是正常的手术流程,金美智也不知情,她以为是一场戏,可惜她自导自演的这场戏成了真。

  …….

  医院的第三天,无意间听到金美智的名字的时候,慕容云裳才知道她竟然无偿给人捐了肾,巧合的是跟她同一天同一时间还同一个手术室进行的手术,瞬间,她就嗅出了不同寻常,脑子里各种念头也开始疯狂的闪过,这一天,龙驭逡再来的时候,她直接关了门还将帘子拉上,直接将他堵在了里侧的一角:

  “怎么这么巧金美智也跟人捐肾?还是同一天?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你说不要我的肾,难道金美智的也匹配吗?”

  不要她的却要金美智的,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怕欠她人情吗?

  可是常理而言,难道不该选个跟他关系不亲、不甚在意的人?

  这个决定有些本末倒置了吧?

  这毕竟是一颗肾,人体虽然说少了一颗不会影响生命,但会虚弱,抵抗力会降低,潜在的风险就会变大,对身体是有极大损害的!

  如果不是他的母亲、如果不是她孩子的亲奶奶,她自认没有这样的善良愿意牺牲自己去救助一个跟自己没有关系的陌生人,她真的做不到!

  而且,这两天,他怎么经常窝在她的这个病房里,还亲手给她端汤送水的?她明明没有捐肾给龙妈妈啊!

  越想,慕容云裳越觉得不对劲,却也越心惊。

  勾着她的腰肢,龙驭逡的眸子却柔和了不少:“你觉得呢?”

  “我在问你!”

  “猜猜看!”

  粗粝的大掌在她腰后背摸索着,龙驭逡云淡风轻地气人,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急着逼供都压到他身上了,慕容云裳有些烦躁:

  “不说就滚一边去!”

  她哪有那个心情,还猜?

  “慕容,你的脾气越来越坏了!hot、hot果然是不一样了~”

  挣扎的身体一怔,慕容云裳抬眸看向了他幽深的眸底:“你以为讨好人是那么容易的?”

  那是因为现在她不用忍着了!

  谁愿意没有脾气,不过是情势逼人罢了,过去,她不愿意再想,憋屈!

  手下用力又勾紧了几分,龙驭逡却太过贪恋这短暂的美好:“所以,过去我认识的都是装的、假的?”

  什么意思?

  是讽刺她还是想骂她?

  慕容云裳的脸色一变,一道出乎意料的嗓音却传来:“那是不是可以重新认识、重新开始?”

  “…….”

  “慕容,你没发现我一直在讨好你吗?”这次,换他来!她脾气坏了,他可以变好,以前她容忍他,现在,他包容她,一样的!

  眸色一暗一闪,慕容云裳抬手抚过他西装的领口,把玩着他的领带,眉眼轻挑:“怎么你想追hot?”

  点头,龙驭逡刚要张口,一只柔然的小手却突然堵了过来:“可惜她现在既不缺人追,也不需要保护,龙少怕是无用武之地了!”

  拒绝,不言而喻!

  璀璨的眸子一暗,龙驭逡手下的力道骤然加大了几分:“除了利益交换,我们之间就不能有点别的?”

  他还想有什么?爱吗?

  慕容云裳嫣红的唇角嘲弄的一勾,下一秒,狂热的吻却直接落了下来,狠狠地一个碾压的吞噬:

  “别用这般讥诮的眼神看我,我是自作自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可我不会枉顾自己的心,有错我认、也会改,不管前路变得多荆棘,我知道自己要什么,我也都受地!”

  对他的坦然倒是颇为诧异,慕容云裳连要生气的事儿都给忘记了:“龙驭逡,你跟以前…….好像变了个人!”

  直觉他是为了自己身上那不知道的什么东西,慕容云裳的口吻连同眼神一并骤降了几度:“忘记你心爱的沈萝了吗?忘了金美智了吗?一年,龙少变得太快了吧?”

  每次她一说“龙少”二字,龙驭逡就知道她内心的嘲弄有多深。

  脸色微微还是变了几分,慕容云裳捕捉到了,却不知道这一次,不是因为这两个名字,而是因为曾经对她的伤害,扣着她的下颌又重重地夺了一个香吻,龙驭逡的心情才平静了几分:

  “那是因为我欠沈萝一条命,我以为给我母亲捐肾的人是金美智!”

  还有,骨子里他也不觉得自己会喜欢上一个作风胆大的夜总会老板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