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长宁帝军

章节目录 第章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来不及

长宁帝军 知白 5652 2019-11-08 21:50

  

冰原城。

  距离山下的哨卡大概有五十丈左右,陈冉带着几名斥候停了下来,能靠近到这,完全是因为那个他不认识的黑武将军给了地形图,地形图上详细画出来从什么地方靠近冰原城下不会被高处的瞭望手看到,此时能靠近到这个距离观察没有地形图的话根本不可能。

  “人数太多。”

  陈冉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山下哨卡路口至少有两百名左右的黑武士兵,而哨卡附近的营地看规模至少能有千余人左右,如果硬攻的话,稍微有一些动静冰原城就会关闭城门。

  按照那个黑武将军给他的消息,冰原城内外现在被五千左右的黑武军队把守,下边一千多人,再远的地方一千来人,城中最少还有两千多名黑武士兵,黑武将军名为大马革,虽然军职不高而且也不算什么贵族,但这个人的武艺很强,就因为不是贵族出身所以在军中混的也不算好,不然的话德德拓也不会一个人跑了,把沁色这么大一块烫手山芋交给他,也算是背锅的。

  陈冉迅速的在纸上画了个草图,然后摆了摆手示意其他人先退,看回头看了一眼雪山:“我看看那条路是不是真的能上去,你们在那边林子里等着接应我。”

  按照地形图来看,在雪山上有一条几乎没有人知道的小路,往山上走一段时间会看到三棵都很奇形怪状的树,三棵树后边有一座山洞,一直掩盖着,不会被发现,山洞可以穿过去直接到冰原城里,这是沁色为了孩子和她自己准备的退路,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陈冉必须查清楚这条路到底存在不存在,如果确实可以进入城里的话,救出阔可敌沁色和流云会的兄弟们就会变得简单起来,可如果这条路不存在而是黑武人的诡计,陈冉不愿意茶爷遇到危险,就必须他来试。

  “记住,如果两个时辰我没有下来,不要再等我了。”

  陈冉把帽子往下拉了拉,围巾往上拉了拉,只露出来一双眼睛,转身朝着雪山走去。

  地形图陈冉又画了一份,相对简单一些,但大致位置都标注了出来,什么地方是城墙上瞭望手的观察死角尤其标注的清楚,他爬石头爬树一路往上走,很简单,小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找到了那个位置,陈冉抬起头看了看,这三棵树还真是配得上奇形怪状四个字。

  其中一棵弯的厉害,还不是普通的弯,中间分叉到上边又长到一起,一边的弧度大一边比较直,看起来那个圆更像个d,另外一棵比较正常,只是弯的太多了,曲曲折折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个s,最后一棵就复杂了,远远的看过去分叉了又连上了又分叉了又连上了,就好像第一棵树的形状上下叠在一起了一样,两个d。

  陈冉看着这三棵树感觉到了大自然的神奇,他往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跟上来,把杂草往一边搬了搬果然看到一个黑洞,不算大,人弯着腰能钻进去,进去之后回身用树枝杂草又把洞口赌上,吹亮了火折子照着路走,山洞很长,不时有什么东西钻过去,应该是老鼠,这么寒冷的天气也冻不死它们。

  顺着山洞猫着腰往前走,至少又走了半个时辰后陈冉觉得眼前微微亮了些,小心翼翼的走到山洞口,从外边有风吹进来,隐隐约约的带着些臭味,陈冉心说莫非这山洞口是在牲口圈附近不成,他把堆在洞口的东西搬开,前边的亮光更大了些,侧耳仔细倾听没有什么声音,陈冉把看到面前是一块石板,光亮是从石板两边的缝隙里漏进来的。

  陈冉双手扶着石板想试试力量,结果才一发力人就跌了出去......

  “我去。”

  陈冉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幸好声音不大。

  哪里是什么石板,是一床厚厚的棉被挂在这,外边应该是涂成了岩石脏兮兮般的颜色,棉被里塞进去不少图,洒了草种子,而且也确实外边有些枯草。

  陈冉一个没扶住从上边掉下来,他身手反应都算一流,面前像是有什么东西,反正不管了,双手抓住撑在那......然后才看清楚那特么是个茅厕的屋顶,他身下就是个粪坑,怪不得有些淡淡的臭味,这也就是这个季节,要是夏天最热的时候应该不会是淡淡的。

  陈冉啐了一口,心说幸好这特么是清香型的,要是浓香型的自己已经快挂在这了。

  艰难的爬到茅厕屋顶上,幸好茅厕里没有人,他从屋顶上轻手轻脚的下去,仔细看了看,发现黑武人的茅厕和宁人的茅厕应该也没有什么区别......

  陈冉晃了晃脑袋,心说自己这都是想了些乱七八糟的什么,他从茅厕门口探头出去往外看了看,偶尔能看到远处有黑武士兵经过,这地方应该不是军营的茅厕,坑太少了,排位不够。

  已经在冰原城里了,陈冉想着此时回去,可是又一转念若是能联络到沁色的话,和她约定好,然后再上来的时候就会更轻松。

  想到这,陈冉紧了紧衣服静悄悄的往前挪,挪到墙角后又往外看了看,墙角外边有一排木屋,看起来颇为简陋,木屋外边有六七个黑武士兵守着,戒备不算严密,那几个人很随意的站在那聊天,还有两个蹲在远一些的地方聊天。

  陈冉刚要想着怎么避开这,就听到其中一间屋子里传来吼声。

  “人呢?!”

  是宁人在喊。

  陈冉一惊,下意思的往后缩了缩。

  然后就听到那人继续喊,声音很粗重。

  “三天了!”

  陈冉心说什么三天了。

  “已经三天没有人来打我了,老子皮痒了!哪个孙子过来打我一顿!”

  陈冉心里猛的震荡了几下,这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

  他脑子里飞速的运转着,好一会儿之后忽然反应过来,这特么不是流云会断的声音吗?紧跟着陈冉心里就一阵狂喜,断他们还没有死,还没死!

  “老子饿了!”

  那房间里又传来一阵喊声,把陈冉听的心惊胆战的,心说断啊,你特么就不能别喊了。

  “老子饿了!老子要吃肉!”

  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大。

  而此时,房间里。

  断朝着外边不断扯着嗓子喊,喊的嗓子都快哑了,但他的眼睛时时刻刻盯着外边,似乎是在戒备着什么,在他身边,另外几个人正在艰难的在木桩上摩擦绑在手上的麻绳,可是这麻绳太粗,木桩又比较光滑,所以这样磨的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麻绳磨断,也已经不知道磨了几天。

  屋子外边,正在聊天的那几个黑武人厌恶的回头看了看,其中一个有些烦躁的说道:“也不知道将军是怎么想的,长公主殿下不动也就罢了,这几个杂碎宁人也不杀,每天都在这大呼小叫的真烦了,对付这些宁人还需要给他们留客气?”

  另外一个人说道:“你也不是不知道,长公主殿下以死相逼,要是杀了这些宁人她就自杀,如果她有个什么意外的话,国师能把大马猴切碎了喂狗。”

  “你可小声点。”

  一个黑武士兵笑着说道:“咱们大马猴将军要是听到了,得先把你切碎了喂狗。”

  大马革在军中其实威望也不算高,他是穷苦人家出身,靠着不要命才有了现在的将军地位,却还是被那些贵族出身的人看不起,又因为相貌丑陋连士兵们暗地里都嘲笑他,被他知道了对话就会暴怒,这些年来,也不知道多少士兵被他打过,皮鞭子都抽断了多少根。

  可越是这样士兵们反而越是不服他,也没有人因此而变得多几分敬畏。

  “我特么真想进去再打一顿。”

  其中一个黑武士兵实在忍不住了,大步走到房门口,朝着里边喊:“再出声,我先把你手指头砍掉几根!”

  屋子里的断和其他人全都停下来,等了一会儿外边的黑武士兵没有进来,他们又开始磨绳子,前些天绳子捆的比较紧,捆在木桩上上下移动都费劲,这些天忍着疼不断的挣不断的磨,绳索略微松了些,可以上下移动摩擦。

  外边的人骂骂咧咧几句后没有进来,断就扯着嗓子和他对骂,用以掩盖磨绳子的声音,门吱呀一声响,屋子里被绑着的所有人同时停止。

  黑武士兵大步进来,抬起手在断的脸上狠狠抽打了几下,啪啪啪的声音格外响亮。

  “你特么的不是嘴贱吗?”

  黑武人一把掐住断的脖子:“喊啊,你再喊啊?!我再听到你喊,我就把你舌头割了。”

  断被打的脸肿起来,可却好像没有生气,只是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黑武士兵,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让黑武人心里紧张了一下,当初抓住这些宁人的时候死了不少士兵,所以骨子里对这些宁人还是有几分惧意,尤其是断,那双眼睛看着他的时候,黑武人就感觉自己的背脊就一阵阵发凉。

  他一拳打在断的小腹上,另外一个黑武人连忙拉了一把:“别打了,今天天黑之前从星城派来的队伍就会到,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一早这些宁人就得被带走或是处死,也许等不到明天,晚上剑门大供奉到了,这些人就会被剁碎了喂狗。”

  打人的黑武士兵啐了一口,骂骂咧咧的出门走了。

  断看向其他人,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屋子外边,躲在那的陈冉也听到了,所以他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剑门的人晚上就要到了?

  他抬起头看了看天色,如果自己此时赶回去再赶回来,怕是来不及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